粘贴纸粘满疑是蠓虫。

蠓虫袭击乔治市沓田仔街,入夜后的它们更是数量惊人,导致商家生意受影响,以及公众安全受或随之出现的蚊症威胁。

社会主义前进阵线发起人蔡倡蔚和郑雨周接获投诉后,于周三偕同当地民众召开记者会。

餐饮店合伙人詹群洋说,本身以为在行动管制令放宽后,生意可开始回流,不料却在过去约3个月的夜晚面对不知名蚊虫困扰,生意再受打击。

他说,很多顾客上门后投诉这些不知是蚊还是其他飞虫带来的困扰,一些更不留情地通过脸书周告天下,让其他顾客却步。

蠓虫袭击乔治市沓田仔街,入夜后的它们更是数量惊人,导致商家生意受影响,以及公众安全受或随之出现的蚊症威胁。

他续说,本身于7月向市政厅投诉后,虽然当局有派员清理沟渠,但仍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 Advertisement -

“即使卫生局官员在水中施药,自己也以水笔清沟、买药除蚊,却还是无法阻挡蚊虫。”

无论如何,他表示感谢光大区州议员郑来兴提供的援助。

另一名居民姚锭鸿也投诉面对蠓蚊入夜出动的困扰,即每天傍晚被逼拿着电拍板反击。

蔡倡蔚指出,蠓虫一般生存在积水地带,数量之多足见当地排水沟严重阻塞,已成养蠓地。

- Advertisement -

他说,州政府在努力提倡民众照顾环境卫生,避免蚊虫滋生时,市区却出现蠓蚊滋生温床,令人感到讽刺。

他续说,当地也是首长曹观友的国会选区,若能由首长出面或事半功倍,解决蠓蚊问题。

“我们也要首长及州议员公开真相,交代这是蠓还是蚊,以免当地民众蒙在鼓里,多生误解。”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