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女士住家被泼红漆,地板和轿车都受到波及。

男子在行管令期间再次沉迷线上赌博,欠下大耳窿钱,连累6旬母亲与亲人的住家被泼红漆。

去年,该名40岁的男子就因为欠阿窿钱,导致其亲人被阿窿骚扰。其64岁的母亲徐女士帮忙缴还5万令吉欠款后,也痛心与其脱离母子关系,希望阿窿不要再上门骚扰。

虽然徐女士与欠债的儿子非同住一屋,并在今年1月21日登报宣告和儿子脱离关系,但阿窿仍然穷追不舍,甚至在上周四(10日)晚上9时许前往徐女士的住家泼红漆。

徐女士(左2)在李文彬(左起)、欧伟杰的帮助下,召开记者会叙述自身遭遇。

徐女士指出,该儿子是家中的老三,目前她和大儿子及女儿同住,家中还有6名孙子。

“我们家有老有小,我希望阿窿不要再骚扰我们,有事应该去找老三。”

- Advertisement -

提及家中老三,徐女士也难过的表示,老三经常有事瞒着不说,所以她也不清楚他是什么时候开始染上赌瘾和欠债。

去年杪她帮老三还5万令吉欠款后,老三还请她求原谅,强调不会重蹈覆辙。

“较后,老三在二女儿的助资下于白沙罗开了一间咖啡馆,不料,今年碰上行管令,结果倒闭了。老三在行管令期间又再次沉迷线上赌博。”

徐女士希望阿窿不要再来骚扰她。

她周四是在民主行动党万宜社青团投诉组主任李文彬的带领下,召开记者会,如是披露。

徐女士说,今年6月,她又收到阿窿发来的讯息说要讨债,甚至附上其住家照片,说他们欠钱不还。

“最近一次是和我们讨5000令吉。老三不是和我们一起住,所以我们怀疑他盗用我们的住址借钱,甚至偷偷复制家中钥匙,带阿窿进门,所以才会有住家照片。”

她说,虽然阿窿一直发简讯和上门讨债,但他们没有理会,不料,今次竟然上门泼红漆。

“结果家中的墙壁、地板和两辆轿车都受到波及,我们也已经报警。”

- Advertisement -

她说,闭路电视有拍到一名男子抛红漆,但是没有清楚拍下男子样貌。

此外,李文彬也呼吁阿窿不要再骚扰老妇及其家人,并希望警方尽快采取行动对付破坏私人财产的人士。

出席记者会者包括民主行动党万宜社青团政治教育主任欧伟杰、八打灵再也市政厅市议员梁启靖。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