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栋强

大马政府从实行行管令至步入复苏式行管令期间,几乎全部的领域都已恢复运作,偏偏仅有夜店业者还是无法摆脱“禁令”,难道夜店里真的是无法执行人身距离令,还是有其它的原因所致?

政府自颁布行管令半年多以来,夜店被禁止营业,超过半数业者因蒙受惨重损失被迫结束营业,也直接造成数千人饭碗受到影响。

夜店在大马存在已数十年,而且多数都是合法经营,也依法缴交各种税务,他们也在协助刺激及带动国内旅业发展,每年为国家带来不少收入,但为了严防肺炎疫情在国内扩散,政府打出关怀人民招牌,他们为了保护国民安全,宁愿不要这些可观的收入,这点是绝对值得赞扬的。

尽管有关领域业者曾向政府请愿让他们恢复营业,一份又一份的备忘录先后呈给相关政府部门,但他们到今天还是等不到消息,政府不但没有改变决定,还恫言永久关闭被发现违反法令的酒吧及夜店。

- Advertisement -

不仅如此,首相慕尤丁一句“夜店永久不开放也不是问题”的谈话,更使到这个行业的前景雪上加霜,政府看来是不会在近期内允准业者如愿了,这句话一从国家首号领导人嘴巴说出后,不知“震碎”了多少业者的心灵,他们日盼夜盼,就是等着政府为他们捎来佳音,就算不允准全部的夜店恢复营业,也可先让小部分,小规模的夜店经营维持生计,但他们的“痴等”及“期望”,最后还是失望了。

继续禁止复业   损失将飙升至18亿

夜店业者总会曾经表示,如果政府继续禁止他们复业,直至今年12月,业者蒙受的损失,将飙升至18亿令吉,这是一个可怕的数字,当中也牵连了不少周遭行业,包括酒商、饮食、物流、歌台、员工饭碗及歌手们的生计等。

曾听到一名从事歌唱事业的歌手朋友投诉表示,她是全职的舞台歌手,全家人的生活开销费,就是依靠她来支撑,自政府宣布禁止夜店营业后,她每月数千令吉收入,刹那间变成一无所有。

她还说,过去半年来都是零收入,为了维持家庭生活,她被迫当上街边小贩,为的就是继续生活下去,不然,继续依靠积蓄度日也不是办法,总有一天储蓄也会花完。

政府在处理业者恢复营业方面,虽然是考量到疫情的重要性,我们不否认,夜店确是难以实行人身距离令,但当局至少可以限制人数,就像限制社团活动的条例一样,好过让他们完全不能动弹,不知如何是好。

虽然被政府下禁令,但我们还是发现到全国一些大城镇的夜店,偷偷的在运作,他们以为可以瞒过执法当局,复工赚取一些收入来弥补损失,但最后还是难逃当局法眼,不但逐一的被取缔,还得被控上法庭接受法律制裁,确是祸不单行,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首相日前一言惊人的谈话,再加上国防部高级部长依斯迈的严厉警告,夜店业者这时已经完全身陷囹圄了,他们如果继续偷偷经营,后果不堪设想,他们将被打入永无翻身的局面,这使到他们的情况更加糟糕。

从这名部长的口气看来,夜店业者在目前这个阶段,尤其是国内各地每天都在出现新确诊病例的情形看来,他们根本无法寄望可以继续营业下去了,因为禁令至少会维持至今年年杪,这表示这些领域业者及依靠它糊口的歌手,员工等,必须暂时另想其它办法了,因为继续等下去也不会见到秋天的到来。

政府严打疫情出重手

政府为了严打疫情被迫出重手,他们也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发生一宗确诊案例已足让该地区马上从绿区变成黄区,这是多么的严重,若再继续多增添几宗确诊,整个地区就会被管制,紧接着人民行踪也被限制,饮餐业不能堂食等,因此不能掉以轻心。

疫情目前已发展到无症状的阶段,病毒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迅速扩散,我们知道政府在抗疫方面的用心,但我们也希望政府体恤及关心一下国内各地夜店业业者的心声。

- Advertisement -

他们也是人,需要吃饭,也和其它领域老板一样,必须缴付薪金给员工,与其这么强硬的对付他们,何不在这个时候集思广益,想出一个折衷方式来协助他们,一来,国家可以继续发挥抗疫效果,二来,也可以让他们恢复营业。

我绝对同意华总会长丹斯里吴添泉建议政府或卫生部专门为酒吧或夜店制定一套双方可以接受的标准作业程序,考虑让业者逐步复工,这是很好的提议,政府对他们有什么要求,尽管可以提出,业者若要恢复营业,也必须去遵守指示,这样不是皆大欢喜了吗?

一些行业如脚底按摩、美发院等已经可以恢复营业,这些行业的业者也是必须和顾客零距离接触,但政府还是设定了一套属于他们的标准作业(SOP),因此,我认为,政府也应该可以为夜店业者设立一套属于夜店的防疫SOP。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