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文被警员在聆讯后被带出法庭。小图从左至右为沙文、姜、莱恩和陶都。

美国明尼阿波利斯黑人男子弗洛伊德(George Floyd)5月遭警员跪颈致死后,引发国内示威风波,4名涉案前警员在聆讯时互相推卸责任,各人的辩护律师均拒绝会审。

根据美国媒体报道,4名警员于当地时间周五首次提堂,其中前警员沙文被控二级和三级谋杀以及误杀罪的,而另外三人莱恩、姜和陶都则被控控协助和教唆谋杀罪。

报道指,根据法庭数收到的文件显示,各被告都想把责任推给其他人,同时各被告的辩护律师要求个别审讯,因他们对案件的陈述不一,且互相指摘,故有机会出现敌对辩护。

惟检察官认为四人被指控的性质相似,应联合审判。

此外,4名被告又辩称,事发时在街上把弗洛伊德锁上手铐及把他扣留,是合理的做法。

- Advertisement -

其中,沙文的代表律师陈词时指出,服食过量药物是导致弗洛伊德死亡的主要原因,随后辩称,他的当事人不是最早到达现场,并不清楚案发的完整经过,惟他到达时见同事莱恩和姜尝试将不断挣扎的弗洛依德押上警车。

沙文的律师亦提及两位同事没安抚弗洛依德的情绪,和及时叫救护车,认为二人处理未果,没有正确地评估弗洛伊德的状况,要为弗洛依德的死负责。

不过,主控官作出反驳,指有关死者在事前服食过量药物的说法“可笑”,并声称有实质证据证明4名被告在事发一同采取行动,最终导致弗洛伊德死去,所以应该把4人的案件一并处理。

一批示威者在法院大楼外聚集,高叫口号要求伸张正义。

控方也指出,在发生这宗案件之前,沙文曾经试过7次在执行职务时用压颈、压头或压上身的方式对付嫌疑分子。主控官形容其中4次,沙文使用了过份武力。其中一次是2019年7月,沙文起脚踢一名醉酒男子的上腹部,之后再锁喉,导致该名男子不省人事。 2017年6月,沙文对付一名女疑犯,本来已把她制服在地上,但仍然用膝盖压住她的颈。

另一方面,莱恩和姜的律师辩称他们皆为警队新人,只是服从沙文的指令,沙文已任职19年。另外,律师强调指莱恩只负责压腿,更曾两度询问沙文是否需要改变弗洛依德的姿态,但遭到拒绝。

- Advertisement -

陶都则寻求撤销控罪,他强调当时被要求到场增援,只是专注于维持秩序,不清楚身后情况。

惟警方的随身镜头纪录显示,众人制服弗洛依德不果时,陶都建议将他压在地上。故陶都卸责未遂,检察官反对撤控,认为所有警员均有责任去制止其他警员犯罪。

弗洛伊德于5月25日被杀,随即在美国全国各地触发大规模反抗警暴及反种族主义的示威浪潮,一些城市甚至发生严重骚乱,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及其政府构成重大压力。控方形容这是一宗“恶毒、残暴及不人道”的案件。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