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美婷认为,社会需要多宣扬正面的种族叙事。

马大文明对话中心、人才及工业培训中心(CITrA)主任余美婷博士认为,社会过于着重负面的种族叙事,而忽略了需要宣扬的令人感动及正面的种族叙事。

她说,很多青年受到社交媒体影响,并坦言以她观察青年们在讨论种族课题的情况感到担忧,并质疑这是否是真正的叙事以及为何我们的青年一直以负面的叙事辩论。

余美婷今天(11日)在高教部出席一项名为“马来西亚未来叙事挑战:我们的准备程度”论坛时,如是表示。

她在任教期间会要求学生回想过去8、9年期间,是否曾经接受其他族群的协助,学生的反应令人感动,她也列举3个学生的真人真事,名字全属虚构。

“阿里是一年级生,他与一华人新生阿格同住宿舍,开始时不适应。2周后一个清晨,突然阿格叫阿里起身,并问他是否忘记了祈祷,这个举动令阿里感动,原来是阿里通常凌晨才入睡,因此睡不醒,结果以后阿格就成了阿里的闹钟,唤他起身祈祷。”

- Advertisement -

“第二个是一名13岁华裔女生,每天必须在学校附近的候车亭等待母亲下班时接她回家,但母亲往往将近8点才抵达。”

“候车亭对面有一间单层房屋住着一户马来人,该名马来妇女留意到这个女生,担心她被掳走,就会陪她等候华裔女生母亲抵达,单独等母亲的女生其实很害怕。但是这名陌生马来妇女每天都来陪她等妈妈的车后,就不怕了。”

“居住在郊区的阿末来自贫穷家庭,父亲工作,母亲家庭主妇,阿莫下午就会步行到清真寺祈祷,但是那一段路没有路灯,邻居印度叔叔发现这个男生每天步行,就骑摩托载他去,并等他祈祷后再载回家。”

“阿末曾表示可以自行回家,但印裔叔叔说以危险为由拒绝,并叮嘱阿末放心祈祷,等他祈祷结束后载他回家,每天风雨不改。”

- Advertisement -

“那时我学生跟我提及此事眼泪一直流,因为在后来这名印裔叔叔叔叔去世了,母亲没有告诉他,他错过了跟他告别的机会。”

余美婷有感而发说,这个社会其实很多正面令人感动的叙事需要强调及宣扬。

她续说,从小教导地理的老师都会说,南中国海分离了东西马,她认为教师反而应该强调南中国海拉近了东西马的距离。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