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张海荣

63 年了,一个从中年踏入年长的时期, 不稳重迈入成熟的过程。但对我国马来西亚来说独立63年后的今天,政治人物还是犹如小孩子般的爱闹事,不时“语不惊人死不休”来吵吵闹闹制造课题刷出存在感引人注意!

这些毫无国家意识的政治人物任意不拘地无底线在宗教和种族问题上发表“鸟论”引起其他种族的不安和愤怒!

制造国民不和谐,两极化的始作俑者的马医生如今又为了复仇而复出。二十二年的他从巫统出任首相再到二十二个月从希盟出任首相还不是一样善搞种族主义来稳固其地位!从“我国华人最富有”言论到召开“马来人尊严大会”,马医生还不是在酿造妒忌撕裂国民团结的运作吗?

今天站在政坛上的毫无顾虑,口出不逊的多位所谓领袖,那位不是有样学样,师于马医生以通过煽动友族,妒忌他族的成就来稳固本身的政治权力!

- Advertisement -

20年新经济政策的执行(1970 – 1990 ),再链接30年的2020年先进国宏愿的完结,这两项计划的结果和成效是失败了,友族们的经济状况没有明显的提升;但相对的,那些在台上高喊煽动性言论来转移政策失败的政客,本身的财务却不时在改善提升!这些不健全突出的倾势为何不是谈论焦点?反而引用“我国华人最富有”言论来做挡箭牌,转移视线!

以拐杖式的运作来脱贫提升经济地位的效应是惯性的依赖,让所谓的“受惠者”失去主动和自信。举个例子:每天需依靠闹钟苏醒的人,闹钟坏了,是不会自动醒过来;不靠闹钟的人,因生活规律的需求,时间到来,自动睡醒!闹钟会坏,当国家资源也会消耗或难于应付的一天,我国人民的反应会是怎样的呢?

以我国现有毫无国家和民族意识却只有私利的政客,如果那一天的到来,这些政客为了本身的权利,肯定会炒作种族和宗教课题来撕裂国民和谐!这种挑衅的言论可不是每届大选轻易可听,可闻,可读吗?在挑衅,情绪失控中,社会是否动荡?

无期限的拐杖式支援令“受惠者”丧志;但国家领导人没有设定期限,让“受惠者”有正确的目标策划未来。

以目前的政治的操作,它是可解释执政者意图弱化友族无拐杖,自力更生的斗志,来影响他们的思维!那就是:“没政府的支持是不能在自由市场与他人竞争”,这也犹似马戏团的象只训练法,让象只放弃挣扎,不尝试逃离戏团在外打出自己大的春天。

- Advertisement -

在政治理论上,就等于执政者在制造选票的源头!

日前,在位时并没有净化政府机构中的乌烟瘴气,经济策划失败的马医生又再次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未来的大选,他的“国家斗士党”将赢取三十六的国会议席来左右首相人选!如果真的实现,我们就只好认命了。

那是因为我们善忘,犹如在2018年的大选中在他的悲情忘了他的所作所为!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