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州选今日提名,各路诸侯群起抢滩,当中阵线存歧见,党中有派系,大有张飞战岳飞,杀得满天飞的乱象。

沙巴任期最久的前首长慕沙阿曼一心夺权,却被沙菲益通过州元首解散议会,虽然一再通过法律诉讼争取,依然过不了关,始料不及的是他却面对巫统的“斩首行动”,在候选人当中找不到名字。

沙巴州议席虽然从60席增加至73席,对于只争朝夕的各路诸侯似乎永远都是僧多粥少,结果出现了同个阵营互争的重叠现象,难怪巫统总秘书阿诺慕沙也感概的表示,选区只有73个,大家要的却超过了120个。

志在守住政权的原任首长沙菲益以民兴党+发号施令,民兴出战46席,公正党以自己的党徽出战,要求14席,却只获得7席,演出了缺席发布会合照的剧目。

令人好奇的是,慕沙阿曼令弟阿尼法组成的爱沙党扬言出战所有的议席,沙巴州选的多角战似乎已成了定局。

- Advertisement -

沙巴州选不会有“全民共识”,有的只是本土的政治游戏规则,国盟及国阵以及民兴党+各有优势与矛盾,在兵荒马乱的时刻,谁能笑到最后当前并不易揣测,15年首长经验的慕沙阿曼坚持再战,会有怎样的火花与戏码同样备受关注。

今届沙巴州选是最多政党、最多前首长、同阵线重叠对打、政治领袖阵容最强的一场州选,国盟与国阵夹执政中央之利寻求夺权,民兴党哀兵守土,一样期望稳住沙巴,放眼中央政权。

- Advertisement -

沙巴的困兽之斗结局难料,若依照过去两次闪选的惯例来看,闪选普遍上对原执政党有利,特别是人民对所谓的夺权行动及所谓的“后门政府”有微言,同情票将让沙菲益占有一定的优势。

沙巴巫统本就不是省油的灯,若非自家的倒戈行动,509后根本不会出现失火的困境,今次大军压阵加上资源充足,本有一决雌雄的本钱,存在的内部问题是否能及时整合将影响可能的胜算。

由于“蛙行天下”已成了沙巴这些年来政坛上屡见不鲜的惯例,举国人民关注的是,一旦再次出现势均力敌的状况,青蛙择池而跳的局面是否继续出现,让乱象的政治继续乱象下去?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