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州选提名在即,各路诸侯奋力抢滩,派系之间停不了的暗战。

报道:张瀚中

沙巴州选提名在即,各路诸侯奋力抢滩,派系之间停不了的暗战,加剧了选情的复杂化。

时评员迦马接受《光华日报》访问时认为,这次的沙巴州选局势非常的不容易说,简单的以一个字来形容就是“乱”。

他说,由于变化比计划还快,即使根据手上的资料,要在短时间内也不易作出分析,这是由于数据往往与当地的实际情况存在相当大的落差。

“整体来说,我还是认为原执政党民兴党具有一定的优势,主要是民兴党在沙菲益掌政之后已成为沙巴版图上最大的本土政党,加上与行动党、诚信党及本土的一些小党关系良好,预料在支持票及同情票的相加之下,可望再度突围。”

- Advertisement -
民兴党具有一定的优势,主要是民兴党在沙菲益掌政之后,已成为沙巴版图上最大的本土政党。

“民兴党在议席分配上与公正党有歧见,公正党要求14席,基于上届大选只胜2席而获得7席,两党或许存在矛盾,这包括当初敦马提议沙菲益任相的猜疑及不共用党徽的问题,但是两党必须在这方面处理好存在的问题,否则影响沙巴州选是一回事,往后的全国大选问题将更明显。”

他认为,公正党有意出战的选区与民兴党甚至行动党可能出现重叠的现象,又基于未能出战其他原住民选区,因此被减少分配的议席是预料中事。

“反观行动党在这方面未刻意争取,更使用民兴党党徽,除了获得民兴党的好感之外,也可获得本土党徽的保护,起码可保住上阵的议席。”

迦马认为沙菲益的民兴党+具备一定的执政优势,这主要在于天时地利与人和,本身的基本盘加上存在的同情票,使沙菲益具有一定程度的胜算。

此外,迦马认为,朝野两大阵营各有基本盘,一般是是势均力敌,这次州选的议席从以往的60席增加至73席,选区的重划打乱了过去的模式而必须重新分配,也难免因而出现更多的不确定因素,竞争的程度也乱得一塌糊涂。

他指出,国阵巫统在这次的行军布阵上,除去前首长慕沙阿曼及最高理事阿都拉曼达兰,将一些不听话及具污点的领袖干掉,会产生怎样的问题,当前不易说得准。

“国盟及国阵笼络一些本土小党进行抗争,这些原住民小党都有各自的基本盘,也有一定的胜算,问题在于巫统能否在本身竞选的议席中脱颖而出,这将是沙巴州选的关键所在。”

他说,这一届的沙巴州选各路诸侯都在抢滩,都在寻找立足点,因此将造成一定程度的混乱,重叠的情况将是怎样的一种情况,在提名日后将更明朗化。

国阵巫统在这次的行军布阵上,将一些不听话及具污点的领袖干掉,会产生怎样的问题?

不看好马华有斩获

迦马不看好马华会在这场混战中取得任何的斩获,除了原住民小党可能将在本身的基本盘奏凯之外,谁可称王重点在于民兴党与巫统之争。

提及沙巴的青蛙政治文化在州选是否继续出现时,他表示,所谓青蛙的跳槽文化在沙巴本就盛行,即使是当地的土团党也是大部分从巫统跳槽过来,各个政党都不乏青蛙政客。

- Advertisement -

“今天准备全线开打的爱沙党党魁过去也是巫统沙巴首长慕沙阿曼胞弟,今日独树一帜出战,会是怎样的一个结果无人知晓。”

他认为,除非联邦政府修改有关跳槽法令的条款,不然始终无法解决这存在已久的问题。

迦马强调这是一场充满复杂变数的混战,他个人仍旧认为沙菲益的民兴党+具备一定的执政优势,这主要在于天时地利与人和,本身的基本盘加上存在的同情票使他具有一定程度的胜算。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