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承杰(右)与李凯伦谈论民调是否可信课题。

默迪卡民调中心研究经理陈承杰指出,与欧洲、美国及台湾相比,大马各政党选择候选人的方式还是很保守,而且很少会使用民调结果来选择符合民意的候选人。

他说,在欧美及台湾,各政党候选人都要经过内部初选(primary election)及在选择合适的候选人之前,必须进行民意调查,包括了解有关候选人的受欢迎程度。

“在这方面,大马仍然有阶级观念,那些经验丰富、曾担任过多届议员、年纪较大或有家庭背景的人,将决定他们想要的团队。我国的选举制度,更倾向于权力平衡(status quo),这与我们的选举文化有关。”

他强调,如果我国各政党在遴选候选人时,先经过内部初选,采用科学化民调,整个推选制会更成熟,也可避免裙带关系。

陈承杰在默迪卡民调中心工作已有11年,并在从事民调领域已有16年的经验。他日前与马章武莫州议员李凯伦进行脸书直播谈论“民调可信吗?”时,如是指出。

- Advertisement -

针对民调的可信度,陈承杰透露,民众必须了解有关民调机构所展开的民调,是由谁赞助(政党、非政府组织、媒体或候选人)、管理者是谁、进行的方式(面对面、网络或电话)、受访者人数等。

他说,以上进行民调的方法都可能会影响民调的准确度,或让结果倾向某一方,而左右了民众的走向。事实上,每个民调都是在特定时限内进行,反映的就是有关时限的民意。

“现在很多人采用网路的大数据进行分析,但不够全面化,因不同年龄层使用的是不同的社交媒体,如年轻人多上IG、Tik Tok,30至50岁的人则常用脸书。”

他说,民调统计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开始流行,如今有关当局或相关人士将会关注许多民意,但是当局也有自己的顾虑。我国则是在10年前才开始流行政治民调,与印尼和菲律宾相比,大马落后很多。

民调与国家民主素质高低没直接关系

陈承杰强调,民意调查与一个国家的民主素质高低是没有直接关系。基本上,如果民意调查是由有关当局进行,这意味着民意得到重视,这也表明该国拥有更民主的空间。

至于是否能通过民调来操纵民意,他说,在一个缺乏民主和独裁者的国家,人民害怕做出诚实的回答,而是提供安全的答案。

“在2016年有两个例子,即特朗普当选及英国脱欧。民调与社交媒体互相结合,例如英国脱欧,英国人民希望留在欧盟。Cambridge Analytica成功设法在人民的情绪上进行了投票,而退出欧盟。至于美国大选,特朗普也操纵了白人情绪而当选。”

他指出,在技​​术方面,Cambridge Analytica和社交媒体收集数据和进行民调非常有帮助,但是问题出现在道德观上。这些民调进行出来的个人数据,将被公司、政客或有关当局滥用,以谋取个人利益,目前尚无答案是否可限制开发用于保护个人资料的技术。

- Advertisement -

他说,我国政府刚更改投票年龄,但许多人担心,学校的教育并没有教导年轻人身为一个公民的权益。除了投票,许多人不了解自己的权利,例如民主权利、集会权、言论权等。

民调对政治人物或政党很重要

马章武莫州议员李凯伦说,民意调查对一个政治人物或者任何政党来说是很重要的,人民的情绪将表明对一个政党或一项政策是否接近人民的脉搏,反映出支持或反对以影响决策。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