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栋强

不论谁执政大马都好,请记住,不要将教育课题政治化,它将深深影响国家教育体系,尤其是华校的未来发展。众所周知,国内当今最受关注的教育课题,就是槟城恒毅分校申请行政独立权的问题,时任希盟政府一直说他们已在今年1月作出批准,言下之意他们已完成责任,该校现在面对的问题不再关系到他们?甚至还以已经更换政府,将“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说得更清楚一点,就是恒毅中学二校现在还无法正式行政独立,是因为国盟政府的错,不是希盟的错?

希盟在掌权期间,的确许下了不少甜言蜜语,也口头上说批准了某某计划,拨款多少给谁改善及提升惠及人民的基设计划,实际上,他们有去执行及完成这些任务吗?没有人知道,只有他们自己心知肚明。

在无法交出成绩后,“更换政府,没有他们的事”或“就只差那么一点点”,就是时任希盟政府最贯用的借口,他们在自己拱手让出政权后,原本还想遮盖自己的丑事,只字也不敢在人民面前提起,但在发现到国盟政府在宣布重新检讨或考虑他们在掌权时代作出的决定时,他们就出现了,一个紧接一个发文告向政府作出攻击。

你们当人民是傻瓜吗?凭着你们的三言两语就能欺骗人民,我们没有在恒毅中学二校的事件上偏向任何一方,因为不论是前朝或是当朝政府,我们都认为双方都有责任。

- Advertisement -

我们就引述槟州渡轮课题好了,时任交长陆兆福当时高调宣布拨出9000万令吉全面改善及提升槟城渡轮设备,但全部人都知道,这笔款项到今天不知被谁给拿去了,还是不见,抑或是根本没有这笔拨款的存在。

当渡轮于日前发生故障停驶数天后,又吸引了一群政客在攻击槟州港务局,一些市议员甚至还说要示威直至渡轮恢复通行为止,哗!这样的口气,能够处理及解决问题吗?现在恒毅中学二校面对的问题也是一样,批准行政独立是在希盟执政时期批准,他们无法“交货”后,同样的说已更换政府为坚强的理由,这是现任政府的错了!

这群政客的确太幼稚了,槟州人民已无法再去相信你们这些只光说没有行动的政客,如果有成绩的,你们就抢着邀功,失败的或碰钉的,你们就指责国盟没有跟随你们当时作出的决定,这样的政治手腕已经落后时代了。

我们也要问问张念群,前财长林冠英今年2月1日以财长身分宣布恒毅分校已获得行政独立权,当时她身为副教长为何没有马上作出跟进,确保批准信件在最短时间交到该校董事会的手上,如果要积极的去争取,发出一封函件仅需数天即可处理,因为希盟的财长已经说批准了,但为何张念群从头到尾都没有向全马及槟州人民解释这一方面的来龙去胍,反而借着机会向马汉顺兴师问罪,企图以此来移开人民的视线及注意力。

再说承认统考文凭,也是希盟政府许下的诺言,现在办不到了,就说“只差那么一点点”而已,你们就不要再演戏了。

再三重阅张念群的文告,内容都是全面倒攻击国盟政府,她完全没有提及希盟当时在批准后,没有及时发出函件的真正原因?因此,张念群也有这一方面的责任。

其它政客在看到张念群攻击政府的文告后,也事先不了解原因,详细研究后才对外发言,反而迫不及待的跟风,你一个文告,我一个文告,前后都批评马汉顺处事不当,但他们自己呢?为何不去检讨自己的责任?

你们从政已有一段时间了,你们都应该了解处理学校及教育课题需要时间,如果你们说来不及处理,希盟政府就倒台了,那为何你们却不给现任副教长多一些时间去跟进。

这样的政治举动并不是处理问题的最佳方式,反而只会体现你们思想不够成熟而已,你们越乱,只是在自揭你们自己的弱点,不要太天真了,该收手就收手吧!

华教课题不要政治化,在政坛上,还是有很多的管道可以交锋,若是教育,尤其是关系莘莘学子的前途,请你们还是适可而止吧!

现任副教长马汉顺,都已公开表明他只是在今年五月才接获校方的求助跟进信件,因此他也大方的宣布,自己已开始去处理,因此就给他一些时间吧!

- Advertisement -

马副教长总是需要一些时间向教育部官员了解,他必须彻查为何批准信件没有及时发出的原因,由于目前是国盟政府掌权,希盟何必紧张,既然你们都推卸了,就点到为止,将一切交予现在的政府去处理吧!说不定,好消息在不久后就会传达给恒毅中学董事会。

我们很欣慰看到恒毅中学董事会以开明及谅解的态度看待这起事件,他们都已厘清恒毅分校获得行政独立权的问题并没有被搁置,目前只是等待政府进行行政上的问题,校方这样一说,张念群、黄顺祥、章瑛、黄汉伟、沈志勤,你们还要说什么?你们在这几天不分青红皂白的攻击,现在可知难而退。

别忘了人民的眼睛在紧盯一切,谁有服务人民,谁只会说大话,请相信,人民都看在眼里啊!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