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州供水机构首席执行员拿督杰瑟尼促全国各州,落实“策略河流”两岸必须保有30公尺缓冲区,不准任何建筑建构建立的政策。

他认为,雪兰莪水源污染事件发生,与现有法令不足以应付无关。因为属中央政府权限的环境部法令,和地方政府权限的法令都足以保护河流,关键在当局是否有执行政策、严格执法。

他周二在槟州供水机构第20届股东大会后的记者会上,受媒体询及雪州贡河遭非法工厂,倾倒化学废料入河导致过滤站停止操作、无法供水,政府是否该修改以加强现有法令,如提高罚款至100万令吉时,作上述回应。

他强调,大马现有与水源保护相关的法令,均足以保护河流不受破坏,关键是在政府的“执行决心”。

- Advertisement -

他以槟州为例,槟州水源取自慕达河。河水从慕达河流入长达14公里的威省运河,直输送到双溪赖的过滤站。

“所以,州政府在运河两岸严格执行30公尺缓冲区的政策,慕达河上游更是每天24小时由辅警巡逻把关。”

他指出,一旦发现河岸两旁出现任何非法建筑,当局将立即拆除而非发出发票。另外,若有任何早期批建的合法建筑如工厂建在两岸缓冲区,则将其迁移至工业区,以避免任何污染河水的可能。

他也解释,30公尺缓冲区的作用,是一旦河岸因发展而发生污染泄漏事件,30公尺的距离便可拦截污染源流入河里。

他补充,所谓的“策略河流”即汲取水源的河流,槟州于2008年便已建议全国各州属执行上述政策,连国家水务服务委员会(SPAN) 前主席查尔斯也接纳建议。

针对提高罚款的建议,他说,实际上保护河流的要诀是“未雨绸缪”,即在河流受污染前便及时作出防护,而非注重在事后开罚。

“其实在现有与水源保护相关的法令下,所有河流(非策略)的两岸都须要有15公尺保留地,但就连这个政策都没有被执行。”

- Advertisement -

他强调,大马人向来不尊重河流。在外国,人们在建造房子时,都是大门面向河流,但大马人却把厕所面向河流。各州应宪报本身的策略河流,不该让雪州的河岸保留地出现非法工厂情况发生。

“一旦政府没有严格执法,事前做好河流防护,反而关注事后开罚,类似雪州的河水污染事件,只会在全国各州不断上演”。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