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主住家门前篱笆铁门及门前位置皆被人纵火熏黑。

受疫情影响,一名在新加坡工作的男子向阿窿借了400新币缴交房租,虽然已先后还了1600新币,阿窿还不罢休,甚至到怡保对其父亲老家纵火泼漆,还逼他在新加坡向别人追债。

该男子的父亲王德兴向马华霹州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刘国南求助,于周一在万里望双喜花园住家召开记者。他说,他是于8月27日早上6时发现住家门前篱笆铁门有被人纵火的迹象,铁门及门前位置皆被火熏黑;9月2日晚上11时复遭人泼漆,前后不到一周的时间。

“对方还留下恐吓大字报写着:“这次是警告!下次就连邻居一起中!”,还限一天时间,以 Whatsapp Call 拨打该字报上留下的新加坡联络号码。

王德兴(52岁,电器技工)说,事前,他并不知道是在新加坡工作的儿子借阿窿,但由于大字报上有儿子的全名及身份证号码,因而立刻向其31岁儿子问个究竟。

“儿子说他7月30日在新加坡曾透过网上借贷了400新币(马币约1216令吉)来还租金,于8 月14日至20日期间总共还了1600新币(马币约 4864 令吉),虽然已经是借款的4倍,但却被告知还欠2000新币(马币约6080令吉)。”

- Advertisement -
王德兴住家先被纵火后被泼漆追债。

王德兴指出,根据儿子告知,由于一直无法还清,阿窿恐吓及威逼他做了些违法事件,包括透过其银行户头转账给一些不明人士,涉及款额2000新币,甚至两次给他铁链及锁头,逼他去向别人追债,将欠债人锁在家中。

他说,由于儿子在借钱时,对方有要求给予怡保住家的联系方式,所以才会找上门,对方在事后也透过手机应用程序向他讨债,要求付还5000新币(约马币1万5200令吉),因而立刻前往警局报警。

“就在同一时候,该名阿窿又来电向正在报案的我追债。警方接过电话,向阿窿喊话“Marilah”,就这样数天后住家再被泼红漆及贴上同样的追债大字报。”

他说,他夫妇俩,同住的一名儿子及两名孙子,已于纵火当天暂搬往亲戚住家居住避难。

王德兴(右2)在胡永勤(左起)、刘国南及黎文旺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

他指出,在9月2日当他搬回家那天,就发生了泼漆事件,所以现在一家都不敢回家,并在9月3日安装了闭路电视,同时已经两度报案。

“阿窿也曾恐吓及扬言再不还钱,就携枪前来捉人。”

他说,在新加坡的儿子也已悬崖勒马,向新加坡警方作出投报,但其行为被新加坡警方视为自首,目前其护照被扣留,暂时不能离开新加坡,现在在一家餐馆工作。

他指出,由于已拉黑对方电话,这几天暂无事情发生,但一家都生活在恐慌中,也非常担心新加坡的儿子,希望阿窿可以放过他们,也要求警方采取行动。

王德兴(左2起)向刘国南等人指出住家已安装闭路电视。

促警方关注阿窿暴力追债问题

- Advertisement -

刘国南表示,如今阿窿追债的手法越来越猖狂,就像没有王法,因此促警方高度关注。

“ 如今在复苏式行管令期间,新加坡阿窿不可能跨国入境来追债,相信纵火泼红漆的都是本地阿窿所为。”

刘国南也提醒,如今社交媒体上有很多类似的借贷广告,打着低利息合法之类的。他促民众谨慎,切勿跌入此阿窿圈套。他也希望警方保护事主一家及对不法行为采取行动。出席者包括该投诉局副主任胡永勤及黎文旺。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