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方美铼

“关闭多源流学校”的言论总是在马来西亚周而复始地被提起,几十年来从未停止过。这次,老调重弹的是土著团结党青年团新团长,也是国盟后门政府的青年及体育部副部长旺阿末法依沙。他此前建议政府,为巩固国家团结着想,应逐步废除本地的多源流学校。

政客们很爱打着“团结”的旗帜,将矛头对准华校、淡米尔学校等多源流学府。他们的论述是“使用统一语言教学,有助于将各族的孩子紧紧团结起来。”其实,他们明明知道此举乃违宪的行为,更何况分裂各族的从来不是语言,而是不公不义的政策与政治所导致,但是,为了选票考量,他们宁可牺牲马来西亚的未来。

强调国语、关闭多源流学校,如此的言论在我们看来是极端、是嚣张跋扈的恐怖行为,可是站在对方的角度上来看,提出捍卫国语的说法,却能使其成为族群中的英雄。一体有两面,尤其是这几年来马来选票大分裂,相关政党现在亟需整合选票的情况下,我们就能比较明白为什么阿末法依沙会提出这种说法了。

然而,作为多元种族的政党,民主行动党从创党以来不只是捍卫华校而已,我们也捍卫淡米尔学校等各个母语学校,因为对我们而言这是普世的“人权”问题——马来西亚的每个公民都有学习母语和受教育的权利。职是之故,大家在力保多源流学校的同时,委实不必去贬低国民学校,或者把自己摆在更高的位阶上,鄙视不同的语言。倘若我们以羞辱别人的方式来捍卫自己的权益,又和那些拙劣的政客有什么两样呢?

- Advertisement -

我们的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丰富的国家,这是历史因素的使然,也是上天的祝福。以华教为例,大马是中港台以外,唯一拥有完整华文教育体系的国家。前朝政府国阵要华人“感恩”,但孰不知,这都是华教斗士们前仆后继、锲而不舍的追求下,我们今天才能保有60多间的华文独立中学及1200多所的华小。

民主行动党的多位前辈,过去也曾经和一些华教斗士在争取母语受教权时锒铛入狱,或遭到执政当局的各种惩罚。即便如此,大家仍旧咬紧牙根,追随着心中的召唤,努力与当权者抗争。前辈们体现的,就是对多元价值的肯定与追求。

- Advertisement -

当前,马来西亚教育的种种挑战包括学生的阅读及数理能力每况愈下,远不如周边的东南亚国家;各族孩子的英语能力逐渐下滑,一代不如一代。凡此种种,都会影响马来西亚迈向一个更加进步文明的国家,是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大问题。

但,我们国家最大的教育问题还是是政治问题。政治力干预教育、凌驾专业,让各种教育问题变得更加错综复杂。以恒毅中学二校一事为例,就是国盟政府以牺牲恒毅师生的方式对希盟的报复,可是作为国盟一份子的马华教育部副部长却选择不作为,把责任推卸给希盟。这样的政治问题一天不结束,大马教育的前景不会有任何转机,我们孩子的未来,将是一片浑浊不清。

学校是培养未来人才的地方,实在不应该作为政治角力的工具。这段日子以来国盟政府的做法,可能会得到某些人一时的爽快,只是,在时间的长河里,这注定是马来西亚自毁的共业。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