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陈奕蒂
摄影/吴国强、李国豪

马来西亚中文娱乐圈发展版图与空间有限,长期处于“被动状态”,演艺工作收入本就不稳定,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更是让原本收入不定的娱乐事业雪上加霜,许多艺人都选择开创副业,希望靠副业赚取稳定收入,为生活多一分保障。

即将迎来第一个爱情结晶的凌加峻和陈珂冰,为了孩子积极开拓副业;而单身的黄若熙和车子车志立,不约而同希望经营副业能赚取额外的收入“帮补”他们的歌唱事业。

凌加峻透露未来会把酱料副业慢慢变成自己的主业。

凌加峻 陈珂冰夫妻档
经营酱料生意

凌加峻和Pink陈珂冰结婚1年,7月宣布即将升格当爸爸妈妈,这对准爸爸准妈妈除了将迎来新的家庭成员,也在今年开始经营他们夫妻俩的第一个副业——开设KJ & PINK STORE,从沙巴斗湖引进陈珂冰父母开创的“Magic Cook厨王”酱料,成为该酱料的西马授权代理商。

- Advertisement -

凌加峻笑说,其实父母很早就叫他要有另一个副业,但他那个时候还没有那么强烈的感受,直到老婆也跟他提的时候,感受就很强烈了。“结婚后家庭的开销比较大了,两个人住在一起慢慢有更多了解,然后开始要有更多计划,像生小孩等,就会有更多压力。”

凌加峻和陈珂冰在迎接新家庭成员前,先开创了夫妻档的第一个副业——经营酱料生意。

凌加峻其实有好几个“副业”,教钢琴、兼职电台DJ,如今则是跟老婆一起再经营一个新的副业——酱料代理商。他坦言,开始经营这个副业最直接原因是想要有更多收入,希望以后的生活比较有保障。

“娱乐圈真的很难确定未来的路,你不知道自己可以做多久,就算红也不知道可以红多久,所以一定要有另外一个收入,会比较安心一点。在大马娱乐圈还不能有破斧沉舟的决心,我们这边的家庭观念没办法像美国艺人那样,可以为了做音乐睡路边。”

陈珂冰接腔说:“再加上我们两个人都在娱乐圈,两个人的收入都不稳定的话,感觉蛮没有安全感的。”

两人表示,选择经营酱料生意,一是觉得如果不想要浪费之前稍微建立的知名度(累积下来)的话,他们觉得选做消费品会比较好,还可以自己宣传、打广告,另外一个原因是这个牌子的酱料是自家人的品牌。“西马没有卖这个品牌的酱料,所以我们决定把它带过来。代理自己家人的牌子比较容易,不然像我们这种没有底,资金也不够雄厚的,要去谈代理,别人一定要你买入一定数量的产品,我们不可能做到,现在是有家人的优势。”

他们透露,去年8、9月已萌生做这个“副业”的念头,今年1月正式从斗湖运货来吉隆坡,开始了两人“卖酱料”的生意。他们也庆幸在MCO前就开始做这个副业,MCO期间还可以在家劳作,处理订单、包装、寄货。

而随着将处理订单、包装、送货等工作交给一家专门公司负责后,他们现在就只需要管价钱和宣传的部分。凌加峻说,自己负责前线的工作,包括批发价格的计算、跑业务等,老婆就顾后面的(照顾肚子里的宝宝和家里的事情)。他笑言,这几个月是他这10几年来用计算机最多的时候。”

从艺人到做生意,凌加峻认为最主要是要放下身份,“以前出门有经纪人、宣传保护,什么东西都被呵护,现在是要自己上门去跟人家推销,感觉很不一样。”但他认为艺人做生意有一个帮助,至少约谈生意时人家知道他是谁,不会觉得他骗人。

凌加峻坦言,他会慢慢把事业重心偏向这个副业,但不会完全放弃娱乐事业。“我给自己2年的时间,希望酱料生意可以慢慢上轨道,未来我的副业(酱料)慢慢会变成主业,来养我的主业(孩子),音乐当副业,音乐、DJ我还是会继续做的。”

陈珂冰说老公对音乐热忱还是没有减,只是因为这个生意刚起步,必须要花更多的时间来经营,她还爆料老公在家常常“迫”她听他唱歌呢!至于她的未来计划,她说会自己照顾孩子,歌唱事业也还会继续。

黄若熙。

黄若熙
创立配饰品牌

黄若熙除了唱歌、演戏,2年前开始经营人生第一个副业—“耳环设计”,创立了自己的耳环,还有配饰品牌。

黄若熙坦言,做艺人,尤其在马来西亚不可以只做一件事情,“国外的艺人,演员可以很Focus(专注)演戏,歌手可以Focus在唱歌,但是在马来西亚,如果只靠演戏或唱歌的收入,生活会过得蛮有压力。”

她说很多人建议她卖衣服,但她不想再做市场上有的,最后她决定做“耳环设计”,并以妈妈的名字自创品牌。“我妈妈是首饰技师,从小看她一直绑金,但在她患上眼疾半盲后,就没办法再从事这份工作,我有一点想要帮她完成她的梦想的感觉,所以我的品牌就以妈妈的名字‘AMOY’命名。”

黄若熙表示,在大马做艺人,不可以只做一件事情,更笑言副业不嫌多。

黄若熙在2018年11月5日,以母亲名字创立了“AMOY accessories”耳环、配饰品牌,自己设计产品再交由工厂生产并在社交媒体平台宣传、出售。“我的耳环是走每一款不一样的设计,也有跟一些商家联手合作,推出节日特别款,如母亲节、欢庆520等,反应还蛮热烈的。”

黄若熙坦言,做了副业后学到了很多东西,尤其是EQ。“遇到太多各种不同的问题了,有些问题是真的让你没有办法招架,也有试过别家耳环店来试探价钱,我完全没有做生意的经验,所有一开始都傻傻的一五一十的告诉对方,所以还有很多东西在学习中。”

提及新冠肺炎疫情,她直言不管是歌唱事业或副业,自己都大受影响,“艺人、歌手肯定受到影响,大家都不能表演。其实我有点倒霉,我去年11月刚发完新单曲后,就因为扁桃腺炎暂停所有宣传工作,我用了3个月的时间治疗,暂停唱歌至到今年2月,原本排了3月开始演出,结果却MCO,天啊!直接完全不用唱了。而帮我制作耳环的工厂,也因为疫情倒闭了,现在改成制作口罩。”

黄若熙表示,从去年尾没办法唱歌接演出后,基本上是一直花着存款。“很幸运的是,我同时有经营网络,不能唱,还可以靠网络业配赚取收入。”

她认为这个时期不可以选你要什么,现在线下演出或网络都做,“我开始做翻唱的时候,很多人问我说你一个线上歌手为什么要做翻唱?但我觉得时代已经不一样了,不可以再把自己局限在一个框框里面,现在线上艺人跑去做网红,网红跑去做线上艺人,这个情况越来越多,而且现在很多所谓的大明星也开始在做直播带货。”

只要有机会,黄若熙乐意做多方各种尝试,不会把自己局限了。除了演戏、唱歌、经营网络平台、设计耳环,她说在MCO期间,她还增加了一个“卖雪糕”的副业。她笑言:“我觉得副业不嫌多!”不过,即使日后副业的发展比正业更出色,她都没打算放弃歌唱事业,“唱歌是我的梦想,也是我最喜欢的事情!”

车志立。

车志立
开创新吃‘榴梿文化’

车子(车志立)去年进军饮食业,跟友人在台湾开设餐厅卖鱼头米粉,今年再联合本地艺人袁锦伦等友人一起做“榴梿”生意。

他受访时说,他们刚开始是在吉隆坡Taman Desa的路边开榴梿档卖榴梿,6月在莎亚南开了Durian King 70s“榴梿Bar”,卖榴梿也卖榴梿甜品,接下来也会卖其他水果、果汁等,让来吃榴梿的朋友也可以来谈天说地。

车子继进军饮食生意后,再经营另一个副业——开榴梿档做生意。

为什么会选择榴梿?

他说去年开始想要开创另一个副业赚钱,自己没有太多资金,可以做的是一边学,一边做,刚好有朋友介绍了一个在彭亨劳勿有榴梿园、有榴梿摊执照的朋友,在机缘巧合下,他就和Alan袁锦伦以及他一个熟悉榴莲业的朋友一起合作,在行管令前开了榴梿档,开始了卖榴梿的副业。

对于“卖榴梿”,车子说他们不只是“开档口”,而是往企业方向发展。“我们不是想赚短期的快钱,路边摊能做的是基本的买卖,我们的目标不只是买卖,也包括服务,舒适的环境,我们主要是想给大家一个不一样的体验,我们希望开创一个新的吃‘榴梿文化’,让大家在我们的榴梿Bar,以榴梿档的价钱,吃到品质好的榴莲,享受Café的服务,我们不只是卖榴梿,我们还送服务

!我们也有做网络、海外出口,会全方位经营,就连榴梿壳及榴梿籽等,也会送去做回收制作成肥料。我们希望先做好目前这间店,之后再陆续开第2、3及更多间,甚至成为连锁店,希望将来我们的榴梿店能变成一个老字号!”

他透露,做饮食业及榴梿副业是为了爸爸妈妈。“我爸爸妈妈都在巴刹工作,每天搬搬抬抬很累,他们也60多岁了,我希望可以开创一个副业让他们可以到店里打点,当作生活费什么的,经营得好,我也有稳定收入。”

- Advertisement -

车子表示接下来会主业(音乐)与副业并行。“音乐是我的Passion(热情),音乐对我而言不只是一个娱乐,不管怎样我都会继续做音乐,榴梿事业也会是我的长线副业。不管是做音乐或做生意,我都以同一个态度去做,我一直相信,这个世界只要努力一定会成功的。

希望我做这个(榴梿生意)能有稳定的收入,希望能够赚钱来养我的音乐,以后做音乐就不用那么担心资金问题。”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