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全。

针对国防部高级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近日宣布,中央政府将会对一些国家记录了超过15万新冠肺炎病例的外国公民实施入境禁令,槟城投资机构董事拿督斯里李家全质疑,作为开放的经济和出口导向的马来西亚,把自己与其他国家隔绝是否合理。

他周日发文告指出,上述入境禁令从9月7日起,这些受限制的国家包括美国、巴西、法国、英国、西班牙、意大利、沙特阿拉伯、俄罗斯、孟加拉国、印度、印尼和菲律宾。

“该禁令涉及六个类别通行证持有人,即拥有永久权的居民(PR)、马来西亚我的第二故乡计划(MM2H) 参与者、持有专业访问通行证(PVP)或居民通行证的外籍人士、马来西亚公民的配偶及其子女及想回到马来西亚的外籍学生。”

他也提出质疑,为何以15万新冠肺炎病例来定义一个国家等于高风险国家,这是有依照哪些科学依据吗?同时,在确定一个国家为高风险国家时,是否没有其他因素要考虑?

“众所周知,人口密度和运输连通性是加剧冠状病毒传播的因素,若仅以参考新冠肺炎的病例记录来决定入境禁令是不可思议的,仅通过监视新冠肺炎的病例记录,受限制国家/地区的名单就只会越来越长,因任何国家所记录的新冠肺炎病例只能是直线上升趋势。”

- Advertisement -

他也指出,中央政府对于禁令的期限保持沉默,禁令的期限将影响公司的商业计划、家庭团聚、海外学生的学习计划等。

“适当的标准作业程序及对进入我国公民进行新冠肺炎的检测程序是有必要,至于商务旅客、马来西亚公民的配偶和子女及已经报名参加课程的海外学生,不应被禁止进入我国。”

“我们的国家无法承担执行非科学政策所带来的生活和经济的严重破坏,而入境禁令可能对经济与就业机会产生深远影响和无法量化的附带损害。”

李家全说,根据世界银行数据,自2010年以来,马来西亚是世界上最开放的经济体之一,其贸易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平均超过130%,至于贸易和投资的开放对创造就业和收入增长起到了重要作用,马来西亚约40%的工作与出口活动有关,而美国和印度(现在是受限制的国家)是马来西亚的十大出口市场之一。

“在2019年,马来西亚向这两个国家出口了1,330亿令吉的商品,而在过去几十年中,美国一直是马来西亚外商直接投资(FDI)的主要贡献者之一。”

他透露,这禁令还将否定首相在2020年6月宣布5日宣布的PENJANA激励措施,以吸引外国直接投 (将3亿至5亿令吉/5亿令吉以上的制造业务投资迁至马来西亚可享有10年/ 15年免税),对于一家公司来说,无法进行实地考察,就不可能将数亿美元投入一个国家。

- Advertisement -

“以槟城为例,在2019年和2020年第一季度分别吸引了150亿令吉和68亿令吉的外国直接投资,而这些投资将为我国创造约2万个工作机会,这些外国直接投资项目价值中约有70%来自美国和英国总部的公司,这些国家现在是受限制的国家。”

他说,在2019年,制造业产出,特别是电子和电气部门的产出,贡献了马来西亚93%的贸易顺差和38%的出口总额。

“我们应该以科学的标准操作程序来遏制我国的疫情,反之不要因为这项入境禁令,而让我们迄今辛苦取得的收获白白浪费。”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