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孙文

从在野党的解释话语中,不难发觉他们推辞,就是将当权责任都给推卸前执政者。

即使在过去当权的22个月时,这些政客可曾担当过,将政治责任给“承担”在身。

对于林冠英的习惯,笔者从他担任槟城首长一路看着尊贵的州老大。要是领功的记者会,林首长自己主持媒体招待会。要是政事解说,他都是静静坐在副首席部长旁,让其他人解释来龙去脉。

前几天,当今财长宣布了希盟期间直颁合约,让朝野都惊吓了!希盟向来都支持公开竞标合约,对于国阵多年来的直颁合约不屑,每一次的政治讲座会,都大事批评执政党的合约勾当。

- Advertisement -

可在财长揭发101项直颁合约后,这些前朝部长则跟人民说,这是前前朝批准的项目,他们不得不根据合约进行条约拨款。难道这些前部长忘了老马政府取消了什么项目,砍东铁路线,取消什么工程。

也许,这几位政客忘了天下的乌鸦一般黑,上台后的他们让人民觉得政客上台后的嘴脸,例如前任一样烂。

- Advertisement -

换了新政府,换了新人当部长,可官僚作风好像依然存在,沙文主义还是存在两个口的官场啊!

在22个月的政治风气中,新政府到底改革了什么事务?直颁合约、大道收费、AES、执法滥权、爪夷文、在希盟政府换名义,改头换脸下,到底换了什么政策?

说好的公开招标,成为了邀请招标。说好的取消大道收费,变成了大选宣言参考。说不好的AES,变成了为你好的AWAS。唉!政治是地球最肮脏的游戏,可这些政客玩得不亦乐乎。还跟大家说,都是政敌的错,请相信我,我不干坏事,不做亏心事,不吃钱,不跳槽。可回头一看,他们只不过换位置,跟着大风吹的号令换着戏服,在扮演四川变脸的剧情。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