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栋强

身为联邦政府部长没有遵守自己国家的法令,在其它国家已是“大罪”,早已被公开“处理”,但在大马的这名部长不但相安无事,反而只是被轻罚1000令吉!

现在他那不知所谓的伊斯兰党同僚,竟然在说一大堆风凉话维护他,形容凯鲁丁为大马油棕业带来利益,应被当做国家英雄般来欢迎,他们现在又继续演戏了,想将责任完完全全的推卸给卫生部及外交部了。

伊党领袖的脑袋是被烧坏了,还是进水了?他们到今天还是无法理解国家法律是什么?真是可悲啊!为什么到现在,他们还是在慌言乱语,胡说不定,为了要维护凯鲁丁,还继续的编造故事。

对伊斯兰党领袖来说,人们的生命不重要,他们自己党的利益及地位才重要,这是一个完全经不起时代考验的政党,他们目前只是利用本身在执政政府的权势来欺压人民,他们过去除了一直在挑起敏感种族课题借刀杀人之外,现在又说违反隔离令的凯鲁丁是国家英雄,不应该被“处罚”。

- Advertisement -

国家的法律胜在一切,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人违反了法律都必须受到追究,那管你是谁,这就是法律,如果一名部长拥有特权,可以豁免被对付的权利,为所欲为,那么要实行这些法令来做什么?政府孰不是在自掴自己的嘴巴吗?

我们坚持认为,凯鲁丁已经公然的违反隔离法令了,警方也对他完成了调查工作,大家现在就等着看总检察署将对他采取什么行动,我们要求及促请政府当局必须一视同仁,违反国家法律就是“罪”,谁都一样得面对后果,如果不要被对付,就要奉公守法,遵守当局颁布的一切指示。

伊斯兰党精神领袖哈欣耶欣日前所说的话,非常荒唐,荒诞,让人民耻笑,也给年轻一代留下话柄,伊党对国家发展毫无贡献,他们只会颠倒乾坤,是非不分、混为一谈、混淆黑白,应被严厉谴责才是。

哈欣耶欣指原产业部长凯鲁丁前往土耳其为国家棕油业带来利益,因此即使前者违反了隔离令,也应该被视为“英雄”。

他还说凯鲁丁虽然违反了隔离令,但却带来了好消息,他是个英雄,甚至还为凯鲁丁戴上高帽,将他比喻为一只将要受到惩罚的戴胜鸟,其实它是一个英雄,这么无聊的形容词,伊党也能说得出,还挑拨离间,居心叵测,确是无药可救。

凯鲁丁违反了隔离令没有错?错的是卫生部及外交部,二个政府部门出错了,造成凯鲁丁无故受罪,这下可好,首相慕尤丁也被拖下水了。

众所周知,卫生部配合复苏式行管令延长至12月31日之后,日前也向政府建议调高违反1988年防范和控制传染疾病法令的罚款,即从1000增加至1万令吉,以起着警戒民众的作用。

卫生部给予的这项建议,首相基本上已经同意,但最后还是必须由卫生部长阿汉峇峇在下一期国会复会时提呈建议修改1988年传染病防范与控制法令(342),以调高违反标准作业程序的最高罚款,目前,违反这项法令的最高罚款是1000令吉,若要提高罚款就必须在国会寻求通过。

我们除了促请卫生部必须事先聆听及采纳人民的意见,不要“违判”人民的意愿,我们必须想到老百姓目前的生活处境,在肺炎疫情重创时期,人民生活得很辛苦,而这些政府高官,却只想着还要修改法令调高罚款来对付人民。

不错,一些人民的确到今天还不愿醒悟,还故意的搞对抗,如果是这类型的民众,执法单位当然可以对他们采取更严厉的执法行动,但却要记住,政府高官,不论是首相、高级政务部长、国州议员、县市议员、地方政府长官等,如果同样违反法令,就得一起受罚,绝对不能被轻罚就不了了之。

你们为了遏制冠病疫情,建议调高罚款及实行更严厉的措施,但却必须先去处理好违反隔离令的原产业部长凯鲁丁的事件。

- Advertisement -

凯鲁丁若没有被公平的对付,政府难以获取人民的共鸣,一个为民着想的好政府,应该对老百姓等量齐观,不可有偏私之分。

人民不是非要看到凯鲁丁坐牢不可,而是要政府当局公平“审判”这名部长,为何一名七旬老妪都被重罚8000令吉及坐牢一天,为何凯鲁丁只是罚了一千令吉就“没有事情”,这才是政府要向人民作出交代的重要关键。

伊斯兰党领袖也不要趁机浑水摸鱼,搬出一大堆的宗教理论来混乱人民。凯鲁丁理应面对更高的处罚,因为他是一名联邦部长,他这么做是自己造成,不应将责任推卸予卫生部及外交部,他应该自己去接受十四天的隔离,而不是等著卫生部来替他服务,为他戴上如哈欣耶欣所说的腕带,不要再找理由来回避自己犯下的错误,做错了,就得面对后果。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