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张瀚中

仕林州议席补选,巫伊联手牵动马来社会的凝聚力,巫统成功守土毫无悬念,但是在所有13个投票区横扫千军,却有点令人始料不及。

巫伊联手万夫莫敌?仕林州议席补选,巫伊联手牵动马来社会的凝聚力,巫统成功守土毫无悬念,但是在所有13个投票区横扫千军,却有点令人始料不及。

这也是彭亨珍尼州席补选过后,巫伊再度以狂胜姿态保住巫统堡垒区,巧的是两战都是公正党弃战,让前首相敦马哈迪扶持的独立人士逆风而战。

珍尼补选虽然让独立人士都失掉按柜金,但仕林一役,非但以巫统为主的马来军团在传统马来区及7个垦殖民区所向披靡,就连3个华人区的票都宣告回流,完全的在华人区反败为胜。

补选结果是:国阵巫统的莫哈末再迪以1万3060票奏凯,多数票为1万945票,反观受到敦马祖国斗士党支持的独立候选人阿米尔古赛里只获得2115票,勉强保住按柜金,另一名独立人士山达拉则只获得276票。

- Advertisement -

在509大选,已故巫统前仕林州议员拿督古赛里在激烈的三角战中获得8327票,当时土团的莫哈末安南获得6144票,伊斯兰党4103票,多数票只是2183张。

今次补选成绩显示,虽然投票率只是68%左右,但是当选的莫哈末再迪得票比上届大选巫伊的总得票更高,原土团统帅的敦马在创立新党之后,所取得的票数只是当时的3分之1而已,即使保住按柜金,也算是惨败收场。

官司缠身的前首相纳吉凭着“我的老板”的网红金字招牌,仍然在马来社区大受欢迎。

⚫巫伊联手的风潮

自从巫伊从眉来眼去到正式成婚打造“全民共识”之后,加上连同慕尤丁以国盟身份执政中央,在马来社区产生的魅力无与伦比,过去数场补选都以无敌雄師姿态过关斩将。

尽管虎老雄心在的敦马依然不放松的左攻慕尤丁,右咬安华与纳吉,尽管他各种言论尽出,也使尽浑身绝数,不过当前看起来,祖国斗士党的斗士虽勇,领军的神马已垂垂老矣,失去了神马的魅力。

被喻为“后门政府”的国盟虽然看来脆弱,这些马来军团的关系看来若离若聚,但是影响不了巫伊联手的无穷战意,官司缠身的前首相纳吉凭着“我的老板”的网红金字招牌仍然在马来社区大受欢迎,展现了一夫当关的神级战斗力。

⚫华人票回流的启示

两年前的509大选,由于华印社会的猛吹反风,造成马华、民政及印度国大党差点被连根拔起,几乎95%的反票也吹倒了国阵逾半个世纪的长城,从此95趴几乎成为华人选民的代名词。

这场无关大局的补选,未吸引离乡背井工作的游子回乡投票,可是当地华人区却猛吹国阵风,上届倾向希盟的票远大部分回流,造成巫统今次也在华人区漂亮胜出。

华人票的回流,基本上可以看出郊区的华人票已不再对敦马的“印度煎饼”政治有所寄托;加上国盟如今已是州及中央政府,期望能获得更多的资源;希盟与所谓希盟++的纠缠不清可能影响了在野党的凝聚力与向心力。

在彭亨珍尼州席补选过后,巫伊再度以狂胜姿态保住巫统堡垒区,巧的是两战都是公正党弃战,让前首相敦马哈迪(图)扶持的独立人士逆风而战。

⚫组织虽新,斗士已老考验

敦马的公子慕克里,或许是斗士党还在申请注册期间,能保住按柜金已是“虽败犹荣”。

- Advertisement -

前土团党马派人马喊话战了两次,却都是兵败如山倒,或许是独立人士没有党徽,产生不了吸票的作用,但是希盟大军总有作战的机制吧?两次在传统马来区的补选并没看到任何威胁,反观江湖上已明确看到巫伊联手之后的无敌旋风。

虽然当前马来政党表明上看来五分天下,除了巫统、伊斯兰党,尚有土团党、诚信党及新成立的祖国斗士党,但是眼前趋势可见的是马来社区的政治力量在凝聚与靠拢,巫伊是最明显的既得利益者,这对第15全国大选将产生举足轻重的效应。

从彭亨的珍尼到霹雳的仕林补选,我们明确看到马来选票走势,至于华人选票毕竟有分郊区与城市的分别,不同的视野与不同的感受,因此这方面仍然不能一概而论。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