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张健欣
摄影-张健欣、受访者提供
视频-温祥开

大士爷,是农历七月盂兰盛会的“主角”。

生而尽其动,死而尽其静。新生代纸扎师傅高永杰,看透世间万物的两面,边弹奏着热血沸腾的旋律,边沉浸在纸扎的静态艺术,徘徊在生与死、动与静、阴与阳…变幻莫测即是生命的日常。

高永杰与纹身师女友李俐颖,同是手艺爱好者。

随着时代更迭,长江后浪推前浪,年轻纸扎师傅,已不足为奇。高永杰(36岁)之所以成为镁光灯焦距,是因为他多重的悬殊身份。曾当过面包师傅,又是后摇滚音乐人,为协助父亲走入糊纸行业,还开始卖棺材,当起遗体彩妆师,游走于阴与阳的斜杠青年,让大家不禁想一探究竟。

原以为会是一位眼神恍惚的怪毛孩,然而高永杰阳刚味十足,没有丝毫的抑郁晦暗。及肩长发梳成髻,右手臂纹身遍布,流露着艺术家放浪不羁的气质。

- Advertisement -
斜杠青年【高永杰】(36岁)358亚福糊纸店 第二代COMA乐队电子吉他手。

英校毕业的他,不谙中文字,却有能力把东方艺术,推向美感的巅峰。口操流利的福建话,略带洋腔的华语,方块字于他,有形而无声,正如我们眼帘下的爪夷文。

“中文嘛,看不懂,写不出,说话倒可以。”对这名槟城圣芳济国中毕业生而言,语言的隔膜从未影响他对艺术的喜爱,像极了爱情。

父亲高明福,投身糊纸业近30载。

父亲高明福(63岁)是358亚福糊纸店的创办人,有着传统匠工刻苦耐劳的精神。甫入店即看见他,赤裸着上身盘坐在地,手中握着一把小刀,俐落地将长长的竹子削开,去除骨节成一条条的竹篾。看见记者拍照,他腼腆浅笑,套了一件上衣,继续埋首工作。

1997年从红灯角开始,后迁至咸鱼埕,2012年搬到七条路头现址,正好是门牌358号,因此得名。求学时期,高永杰只是偶尔现身,辅佐父亲的工作。中学毕业后,家里经济条件欠佳,他在外自力更生,当了10年的面包师傅。

“后来看年迈的父亲请不到工人,才又重新调整了职业轨道,全心协助父亲的糊纸店。”2010年起,高永杰用跳脱传统框架的方式去诠释,让人们对一层不变的纸扎刮目相看。原来,那不只是“死人用的东西”,亦是有鉴赏价值的手作艺术。

26岁的李德裕,是糊纸店学徒,对纸艺满腔热血。这是他首份全职工作,不知不觉有9年之久。

烧的不是迷信而是思念

纸扎源自汉朝,又称糊纸、彩糊、扎作。常言:一纸、二土、三木、四石、五金,纸是法师公认最快、最容易入神的材质。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因此纸扎祭品,烧的不是迷信,而是对往生者的一份敬意,是思念的余韵。

济公与关羽,手工细致入微,乃鬼斧神工之作。

过往的传统纸扎,不外乎房子、车子、仆人、家具等。高永杰坦承,这些是糊纸店的主要收入,但他本人不爱按部就班,更热衷于创新求变。

“你要我依样画葫芦,我觉得很压力。要是给我一个主题发挥与创作,我可以交出更好的作品。”

358亚福糊纸店,地址挂名五条路,坐落位置却在七条路。

其实纸扎的基础,不过是竹、布与纸。先削竹、去骨节、捆绑竹、造架构、上糊纸、彩绘装饰,完成后再稍加润饰。纸扎神像,是高永杰的拿手之作。大士爷、金仕伯、银仕爷、黑白无常、大伯公、观世音菩萨、关帝爷、清水祖师等,在他巧夺天工的雕琢之下,表情栩栩如生,造型灵巧精致,展现了别具一格的匠心。

高永杰的女友李俐颖(33岁)是一名纹身师,目前以师妹身份在糊纸店工作,不仅把彩绘处理得活灵活现,也把358亚福糊纸店脸书经营得生动有趣。用色彩层次与细腻笔触彰显表情,仿佛纸扎神像都活了过来!

问高永杰,作为往生者的造物厂,是否曾发生灵异事件?早习以为常的他,一派轻松回答:“偶尔听见咳嗽声、笑声,很正常吧?”引人遐想…

也玩摇滚乐

高永杰的另一个身份,就是摇滚音乐人。2012年成立的乐队Coma,由两位贝斯手、两位电子吉他手、两位鼓手组成,曾凭专辑《SIRR》荣获2017年度专辑奖,该专辑还卖到断货。

由Coma创作的新潮后摇滚音乐,融合六道轮回、因果报应等元素,更不时有诡异音效,让听众坠入跌宕起伏的情绪浪潮。高永杰表示,他喜欢的音乐类型,趋向情绪强烈的重金属。

团员由不同种族组成,两位马来人、一位沙巴土著、一位来自印度,以及两位华人,其中包括负责电子吉他部分的高永杰。

- Advertisement -

“我对音乐的要求甚高,曾试过9个月才录好一首歌。”

Septicflesh、Fleshgod Apocalypse、Behemoth、闪灵乐团、血肉果汁机,是他欣赏的几支重金属摇滚乐队,风格迥异,像是流淌在黑暗空间的旋律。另外,高永杰也是殡仪乐队的鼓手,同时也是一名遗体彩妆师。对于这位另类职业的艺术青年,有人如此形容:他要不在糊纸店,就是在棺材店。

“阴间无休假,我也一样。”他说。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