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泉安

槟州政权易手逾12年,海陆空基础建设的提升规划与落实,至今仍止于纸上谈兵,在默迪卡63前夕分外嗟叹,不禁令人怀念已故林苍佑。

1969年,林苍佑率领反对党战胜联盟政府,隔夜国家陷入513紧急状态,民选国会、州议会与部份宪法被冻结至1971年2月,国家建设停顿了1年9个月。

这里不想重赘当年的政治演变,但历史记录显示,林苍佑任期内,1972年垦伐峇六拜电子业自贸区、1985年8月3日见证槟威大桥建竣通车、1986年槟城光大落成启用,成为继东京“阳光60”高楼之后当时亚洲第二最高地标。

从1971年国会光复算起,林苍佑对槟州基建项目,只费14年就开始交货。但这些都是属于20世纪的槟州里程碑。后顾前瞻,我们可要开始点算21世纪槟州政府的成绩单!

- Advertisement -

今年3月8日,行动党领衔主导的州政府已经届满12年,但海陆空基建的承续与未来规划进度,竟然瘫痪不前。若与林苍佑的领导能力对比,有哪个庇能人不会觉得腼腆?

谈到槟州21世纪海陆空基建的提升与规划,现任槟州政府看似也已做好部署。

一、2013年3月锁定Zenith-北京城建财团为“两岸三通一个槟城”承包商;

二、2015年10月做好可行性报告书,献议从中央政府接管槟城渡轮服务;

三、2019年12月大马机场控股有限公司(MAHB)宣布耗资估计8至9亿令吉的槟城国际机场扩充计划,已获得财政部批准,同时也取获槟岛市政厅的规划批准书(Kebenaran Merancang)。

毕竟,这些都是林冠英(2008-2018)、曹观友(2018开始)相继担任槟州首席部长时代的准备功夫。岂知,今年8月国庆节月份,竟然出现种种不祥之兆。

首先是“两岸三通一个槟城”牵连到索贿涉贪案,无形中使这项巨型基建计划出现峰回路转,今后进度难料。

8月6日,林冠英被反贪委员会逮捕,翌日在《2009年反贪会法令》第16(a)(A)条文下被控索贿、8月10日在同一道法令第23(1)条文下被控涉贪。至于8月11日,林冠英与夫人周玉清及商人彭丽君联合被控的案件,则与 “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无关。

接着,槟城国际机场扩建计划,证实将会再次拖延迟至少3年。 8月22日,曹观友透露,交通部已在国家实体理事会会议中知会,槟城国际机场扩建和提升计划必须等待2023年完成国家机场战略计划(NASP)研究后,才能另做定夺。

8月24日,槟城渡轮服务因所有船只同步发生故障,造成126年来首次全面停驶。

隔天,曹观友才出来说明,其实交通部秘书长早在8月中旬知会槟州秘书,渡轮管理单位将于9月1日起,全面停止渡轮服务3个月,目的是要让路进行码头改造工程,以推出全新的渡轮服务;但经过州政府交涉后,此计划暂时搁置。

看起来,槟州海陆空三大交通枢纽的扩建和提升计划,短期内没有解决的良策。

要知道,“两岸三通一个槟城”项目里,三条槟岛绕道的可行性报告书和详细设计早已敲定,总计2亿875万5080令吉的费用,也已悉数付给承包商CZC集团。同时,这三条绕道是槟海陆空三大交通提升计划中,唯一由槟州政府主导,也是槟州政府最有掌控能力的范围,但曹观友始终理不出一个准时施工、交货的时间表。

持平而论,这是考验曹观友领导能力的最大关键,他逃不掉槟城人对他锐利检验的眼光,不能继续纸上谈兵,浪费口水。

接着下来的燃眉之急,是如何照顾各阶层社群福祉,迅速恢复槟城渡轮服务,同时考量延续性稳定的长期计划,包括从联邦手中接管槟州渡轮的融资与法律问题。

在槟城长大的人肯定看到,槟州渡轮管理单位过去47年从未添购新船只,现有的7艘渡轮都已陈旧不堪,只剩4艘间断行驶,而且经常发生故障。1988年北海渡轮码头倒塌惨剧后,整个渡轮服务的基建和周边维修,更是自生自灭,未见与时并进。

追溯起来,槟城渡轮服务是在1894年启用,今年刚好126年,长久以来都是交由中央政府管理。2018年5月1日起,国家基建公司(Prasarana)获得为期30年的渡轮管理权,后来才知道槟城渡轮积郁已深,每年开销约3100万令吉,但年收入只有700万令吉,亏损2400万令吉,其中,渡轮保养及维修经费已占开销的一半。

口说无凭,根据交通部长魏家祥在国会报告,内阁是在2019年12月18日(希盟时代)做了决定,将槟州渡轮交给槟城港口有限公司(Penang Port Sdn Bhd)管理,并决定拨款3000万令吉予该公司购买双体船(Catamaran),作为提升渡轮服务。

- Advertisement -

国会被告知,这项建议和拨款是当时的财政部(林冠英财长时代)在内阁提出,并已经获得通过,只是目前,槟州渡轮管理权还在交替的过程中,因此拨款还未发放,等到槟州港口有限公司正式接管槟州渡轮后,就必须要在短期内购买双体船以提升渡轮服务。

林冠英时代,槟州政府曾提议接管渡轮服务,但雷声大雨点小过后不了了之。这次,交通部长魏家祥本身暗示,若槟州政府有意接管渡轮服务,该部将与州政府展开讨论,因为若要长期接管,也必需修正相关法令才可行。一口摆明,球在槟州政府脚底下,看你了!

且让我们静候槟州政府如何跟进课题,务要把渡轮事件做得完满,12年来槟州基建提升交不出货,没太多时间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