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维尔。

前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西维尔说,根据财政部的采购通令,1500万令吉以下的合约无需咨询部长,部门秘书长有权自行决定。

他说,在他任期内,他则规定其部门500万令吉以上的采购合约必须经由他同意。

“很多采购是无需获得部长的同意,因此这些揭露的合约是否由秘书长或各局的主管负责?”

他续说,其部门涉及的总值567万令吉的直接谈判合约,若拆开细看,都是属于小数额,无需获得部长批准,尤其一些紧急情况如吉打州发生干旱需要水源,他无法等到公开招标,必须立刻指示官员处理。

“别认为部门的每一分钱都是在部长的控制下。”

- Advertisement -

“阿兹敏宣称对内阁的决定不知情,完全是谎言,第二期巴生谷双轨火车系统基础设施提升计划肯定带上内阁决定,我可以肯定他有出席内阁会议。”

针对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宣称对该部在希盟执政期间获得两项工程不知情,林冠英认为祖莱达应该向扎夫鲁了解才对。

“让这两位部长先自行解决。”

前贸消部长拿督斯里赛夫丁纳苏申直指,祖莱达宣称对房屋部的1亿7029万4400令吉垃圾废料承包计划不知情,证明祖莱达及官员在睡觉。

林冠英也说,在阿兹敏申请拨款装修办公室时,他也批准了,“我们通常都信任部长,我犯下了错,我错信了他。”

前卫生部长拿督斯里祖基菲里也表示,大型采购计划都会以公开招标方式进行。

前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前部长杨美盈也为本身部门被指涉及直接谈判的合约解释。

- Advertisement -

她说,内阁当时因为巴西古当毒气泄漏的事件而有冗长的讨论,阿兹敏等人出席当时的内阁会议,对方“不知情”的说法或许是对方在睡觉。

她强调,当时内阁议决购买空气污染实时监测系统置放在巴西古当,以便一旦发生毒气泄漏可以即时通知。

“你们可以问(环境及水务部长)端依布拉欣这些配备是否已经操作,我们要直接谈判是为了在一年之内完成这项计划,优先关注当地人民健康。”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