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州政府着手处理2205宗涉及公民权问题,其中无国界小孩与的问题最严重,共有890宗案件。(左6为)拉玛沙米。

槟州政府从2013年2月至今年6月30日,着手处理2205宗公民权问题,当中仅约10%即228个案件获批,成功率非常低,无国界小孩与的问题最严重,占890宗。

槟州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周四召开记者会时指出,在上述无国界小孩或在国民登记局15A条文下申请公民权的问题上,也仅30宗获批。

“由于他们都没有正式居留权证件(PR),因此无法成为合法公民。”

在2205宗案件的申请者当中,除了无国界孩子占多数,依序为永久居民身份证转为身份证申请(649宗)、涉及移民局案件(249宗)、迟申请报生纸与其他(各174宗)及迟申请身份证(69宗)。

他指出,这些面对公民权问题者,面对许多问题,包括不能享有福利援助、不能申请银行户头、不能考取驾驶执照、不能注册结婚,以及不能工作或从商等。

- Advertisement -

“他们在向内政部申请阶段时,有时面对过程进展缓慢,也很难取得回复,甚至有些申请者得到当局回复信件中,没提被拒理由,还有一些人当中,也没有具备完整的文件。”

他也说,若没有槟州公民权助理协调官从旁协助,相信成功率更低。出席者括槟州公民权助理协调官叶进强、威兰、拉仄纳摩迪等。

钟美琪持有“红登记”,无法与丈夫吴忠华注册结婚,就连儿子的身份也是属于“非大马人”。(左为)养父钟志坚。

无法与丈夫注册结婚

现年18岁的钟美琪,本身是一名被领养的孩子,至今只持有“红登记”,与丈夫吴忠华(32岁)育有一名一岁半儿子。

碍于红登记缘故,她无法和丈夫注册结婚,就连儿子的身份也是属于“非大马人”。
她的生母是印尼人,生前在回去印尼更新护照时,因遇上海啸事故而丧命,生父也在她很小时候病逝,因此一出世就没有了报生纸。

她的养父钟志坚也表示,养女至今无法拥有个人银行户头,也无法出外找工作与考驾照,今年2月5日已第三次申请公民权,但至今还没获回复。

陈辉霖(左)与符祥耀的遭遇情况一样,即各自外籍妻子离开他们,留下“无国界小孩”,即使他们多次申请,也无法为孩子取得公民权。

外籍妻子离开 留下无国籍小孩

本地男子陈辉霖及符祥耀的遭遇情况一样,即各自外籍妻子离开他们,留下“无国界小孩”,即使他们多次申请,也无法为孩子取得公民权。

陈应谦说,其泰籍妻子在儿子两岁时就已离开他们,至今孩子已20岁,同样因没有居留权证件,至今不能成为我国公民,也不能出外工作。

至于符祥耀说,其外籍妻子在两人注册结婚前就已离开,也留下一名孩子。他也为孩子申请3次公民权长达10年,但都遭拒绝。

黄恩赐因持着青色身份证,即暂时居留权,直至2024年,长期一直被视为“外来者”,导致他无法工作。

长期被视为“外来者” 

来自吉打现年30岁的黄恩赐,自一出生就被大马籍养父母领养,其亲生父母是菲律宾人。

- Advertisement -

他持青色身份证,即暂时居留权至2024年,由于他长期一直被视为“外来者”,导致无法工作。

他在独中求学至中六毕业,后来打算在学院继续深造,不过只待一年时间,因经济能力问题无法继续供学费,只好辍学,如今也无法工作,只能帮哥哥打理事业。

“我申请几次但都被拒绝,国民登记局官员说我必须回到原本的国家申请护照,然后再入境这里,才可以申请公民权,但我在这里出生与成长已30年。官员也不给我机会去拿申请表格,我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到。”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