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灵

日前,教育部长拉兹吉丁在国会下议院咨询环节回答附加提问时透露,无论“名称”如何,事实就是早前政府为了满足中文科目师资需求,在2011年已经存在并落实“部分承认”(PARTIALRECOGNITION)统考政策,目的是让独中统考生可以申请继续在师范学院报读中文专业领域。

政府在7月19日发出的声明中,首次使用“部分承认”统考字眼时,却遭到首相极力否认,并强调独中须符合国家教育政策,教育部会考虑承认独中统考文凭。这是首相继2015年担任副首相兼教育部长后,第二次对华社发出同样的建议劝告。首相这番重复多次的言论,等于是让上世纪60年代华文中学改制的历史重演。若为了换取政府承认统考而符合国家教育政策,说白了就是独中改制。改制后,就是国民型学校,就只剩下一科华文和一科英文而已,完全不需要统考了。这将导致独中被消灭,失去作为华校存在的意义特性及价值。

拉曼大学中文系毕业,目前执教独中的女儿获悉此事后疾呼道,须符合国家教育政策,就是间接地要独中修改课程纲要。课程纲要岂可随意修改;再说,首相曾担任教育部长,难道已忘了课程纲要是何等地重要,万万不能说改就改。课程纲要是教师与学生之间的契约,是一份重要的“法律”文件。它不仅是教师的教学设计方案计划,更是指导学生学习的蓝本,对教学实施的预期。通过这份契约,教师充分考虑各种实施条件,如学生的旧有经验、教学设备与其他资源,符合课程内容与认知规律的教学方式。

- Advertisement -

独中统考受不受承认这个话题,谈论已久。政客在特殊时段或特殊地点,发表谈话令人遐思,看似真的是快承认了。但是,事过境迁,一年又一年,依然是原地踏步,而一再成为朝野两方政治筹码。独中终究在为国家栽培人才,政府若有诚意,应当老早就已落实,而非一拖再拖。有鉴于此,华社领袖应改变方向,多专注独中教育的建设与发展,不需要在客观现实之下,再以委曲求全的姿态,奴颜婢膝向政府叩求承认独中统考文凭,让统考成为政客的宣传资源,让莘莘学子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虽然独中统考未能得到政府整体承认,独中发展一直以来有进无退,未来更会继续前进,积极培养人才。马来西亚华人对独中的热忱也持续高涨,独中学生总人数继续大幅度增长,创下历史新高。

- Advertisement -

统考文凭确实受到许多著名大专学府承认。在海外,独中统考文凭得到中国承认,在申请进入大学时十分占优势,独中生可以直接从大一开始念,也是唯一不用通过中国汉语等级考试,这是因为独中的教育水平得到中国高校的认可。台湾、美国等多个国家,独中生也得到逾600所大学承认。当地政府还允许他们毕业后留下来为该国效力。独中毕业生的优秀是世界各地高校有目共睹的。由此可证明,承认不承认,完全不是独中统考程度有问题,而是超难懂的人为障碍所致,造成每年流失大量人才。

华人来到马来西亚,成为马来西亚国民是以效忠为条件,不是以弃母语,毁文化为条件。在单元主义教育政策下,华人将统一思想,采取坚决措施反对一切不利华文教育的政策。华文教育是华人共有的良知资产,是华人特有不变的本质,更是团结全体华人的重要据点。即使不断面对政府的限制,拥有良好基础的华文教育也将继续振臂高呼,采取实际行动,在21世纪全球化的到来,在漫漫长路上争取未来空间,开创更美好的明天。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