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州首长曹观友政治秘书兼光大州议员郑来兴促请中央政府交代,原产业部长凯鲁丁回国经过机场时,是否有接受卫生部的检查,以及有否戴14天隔离手环。

他周三发文告提醒中央政府,虽然凯鲁丁已收到1000令吉的违背14天强制性隔离令的罚款,但这并不意味著整个事件可以就此落幕。

他说,若凯鲁丁没有经过机场的检验就离开,这可成为卫生部的失责。

“若凯鲁丁经过检验并带上了该隔离手环,那就意味他擅自移除了手环,这又是另一条罪名。”

郑来兴促请中央政府交代,凯鲁丁回国经过机场时,是否有接受卫生部的检查,以及有否戴14天隔离手环。

郑来兴说,国防部高级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也声明了其不清楚当时是否有家人陪同凯鲁丁。

- Advertisement -

“如果有家人或其他官员随同并一样没有接受检查与隔离,这显示官员所获得的特别待遇。若果真如此,这一点也需要交代。”

他指出,卫生部规定了凡是登入我国的人一律都需要自家隔离14天作为防范措施,目的是防范潜伏期的患病者不会在不知情下散播疫情。

因此,他说,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所指的凯鲁丁已经经历了“3次检测”根本没有相关,那只是证实其当时还未有患病的症状,而病菌的潜伏期可能长达一两周才被发现。

他指出,国内有多宗案例显示原本呈阴性反应的民众在一周后再探测时,突然对新冠肺炎呈阳性反应。

“凯鲁丁无视卫生部的规定已经对周围的人,甚至整个国会内的议员以及工作人员们带来极大的风险。”

他也指责捍卫凯鲁丁的端依布拉欣以及巫统华玲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阿都阿兹。

他说,凯鲁丁犯法就是犯法,没有所谓的对方为我国带来820亿令吉的外国投资额,立了功就可以免罪。

“这显示了中央政府对部长及议员的偏袒以及卫生部安全防范工作的不完善。”

他续说,民众有权知道卫生部在规定上为何可以特别允许部分人不必遵守强制性隔离令。

“如果那个人真的是新冠肺炎的带菌者,那这个责任谁能负责?”

- Advertisement -

他也揶揄凯鲁丁愿意捐出4个月的薪金作为赔罪的行为,表示多个国家的高级官员在犯了同样的错误时都是引咎辞职来谢罪负责。

“凯鲁丁以为捐钱就能让民众买单的想法,实在可笑。”

他希望相关的负责单位可秉公调查,并且尽快公布调查结果,给全体马来西亚人一个交待。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