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栋强。

民政党全国署理主席胡栋强文告要求槟州首长曹观友回答,是不是希盟政府要以私营化方式推行槟城国际机场扩建计划,才导致扩建计划一再拖延?

“火箭秘书长林冠英抨击国盟政府暂停槟机场扩建计划,犹如政治报复,但是前首相纳吉出示证据,显示希盟本身才是耽误该计划的元凶。”

“纳吉日前出示宏升集团发给大马机场公司(MAHB)的公函,指当初若不是希盟政府有意以私营化方式推行槟机场扩建计划,有关计划早在2018年便可动工。”

胡栋强周一发文告质问曹观友,国阵早在2017年便批准槟机场扩建计划,并指示大马机场控股在2018年动工,可是希盟在赢取政权后,为什么却喊停该计划,谎称政府没有资金进行有关计划,然后意图把槟机场的扩建工程,通过私人融资倡议模式(PFI),交由关系紧密的私人企业来进行?

“背后究竟有什么隐情?

- Advertisement -

虽然答案呼之欲出,但我还是希望曹观友能够正面回答我的上述问题,同时向广大的槟人民交代希盟黑暗的一面。”

“什么是私人主动融资(PFI)?是不是朋党主义的另一种说法?

曹观友当时宣布,希盟政府原则上已批准槟机场扩建计划私营化,只是尚未收到私人融资公司的企划书,可见他十分熟悉这项计划。”

“因此,我想问曹观友,有关集团是否真的想从大马机场控股手中,接管槟城机场为期30年的特许经营权?”

胡栋强也是民政党槟州主席,他认为,反贪会应该介入调查火箭部长是否曾滥用权力打压大马机场公司来帮助朋党,导致国阵已批准的槟城机场扩建计划延误多年。

- Advertisement -

“另一方面,有关机场扩建工程将涉及征用机场附近的地段,包括中山小学。请问林冠英,如果中山小学被逼迁校,校地是否将转名?是否将像恒毅中学那样,州政府要求学校成立私人有限公司,才把校地转入注册公司名下?”

他指出,如果校地转入公司名下,只需一小群人的决定就可以进行私下的商业交易;而目前校地必须有信托人的赞同,不能为所欲为。

“据悉,中山小学的校地已经与一家私人发展商交换土地,目前中山小学的校地是永久地契,如果搬迁到新校地,则是99年地契,请问林冠英,这是否对中山小学公平?我要求林冠英交代中山小学交换土地和被逼搬迁的来龙去脉,让槟州人民更了解中山小学被逼迁的苦衷。”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