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而弥坚的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土团党撤除党籍的诉讼案无功而返后创立新党,并命名为祖国斗士党,以单一种族政党姿态继续未了的斗争。

敦马虎老雄心在,他强调新党主要的目的是清除贪污,因此新党必须干净,新党不会与任何政党结盟,这包括国盟与希盟。

敦马在离开巫统后,为了与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周旋而在4年前创立了土著团结党,也在希盟护航之下,尽管是小政党,却创造了奇迹,首次绊倒盘踞大马政坛逾半个世纪的国阵,也让他在94岁高龄再度拜相。

今年二月间的突然辞去相位,继而率领土团退出希盟,导致只维持22个月的希盟政权一夜崩盘,造就了丹斯里慕尤丁及国盟的上位。

在希盟的政权上,敦马有功也有过,因为他,希盟创造了执政中央的奇迹,却也因为他,希盟又打回原形,他与安华的恩怨情仇更是罄竹难书。

- Advertisement -

敦马创立斗士党,他是国内有史以来最老的斗士,这个党是至今最新的政党,目前还在申请注册中,会有什么奇迹?会对我国政局带来怎样的冲击?这一切都在大家的关注之中。

敦马高调的不是不会与任何政党结盟,倘若如此,他又如何杀出孤独岗?若与希盟协调席位的分配,当前他只有区区的6位国会议员,希盟特别是安华又会做出怎样的一个让步?

依当前的政局来看,巫伊结合之下的“全民共识”气势如虹,国盟的力量也不容小观,敦马与安华的关系微妙,安华是否会卖他老脸的帐?倘若全线开打,这位领导新党的老斗士又有何能耐杀出重围?

- Advertisement -

敦马组织斗士党,土团掀起一股退党潮,至今我们只看到与敦马有关系的区部有退党的迹象,其他各区并无异样,因此老斗士是否还有力拔山河气吞天下的气势备受关注。

今日的情况与两年前的509前似乎不太一样,当时由于希盟共主安华仍身陷囹圄,需要敦马的领军,今时今日安华与敦马已多次隔空交锋,要回到当日无间合作看来已是难上加难。

讽刺的是,这位老斗士人在国阵时刻,曾经豪气干云欲打造全民的2020年先进国宏愿,如今的2020年只有埋怨没看到宏愿,却看到他全心全意的在为单一种族政党而打拼,这究竟是老斗士的错还是社会的错?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