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栋强

前槟州首长林冠英,因为槟城海底隧道案件被反贪会提控3项罪状,于8月7日、10日和11日,分别在吉隆坡及北海的反贪特别法庭被提控。

林冠英被提控,引来各界人士的不同反应,林冠英本身也大喊蒙受不白之冤,指责这是一场政治仇恨及莫须有的抹黑控状,但他从被反贪会逮捕及被指控,已是摆在眼前的事实,林冠英必须相信法律是公正的,大可放手给法院进行透明的审讯工作,至于他的支持者也要对法律有信心,因为随着这3宗案件上了法庭,将是还林冠英清白的最佳机会。

在法庭受控时,林冠英一直高呼自己是清白无辜的,由于案件已进入了法律程序,他更应该镇定,将一切交予法庭进行审讯,这也是洗脱他罪名的最好机会。

我认为,林冠英应选择尊重法治,勇于通过司法程序,在法庭打一场法律战,力争洗脱其冤情,尤其是更应对司法体制深具信心,必将获得公平的审讯,他可以在法庭坦荡荡地的捍卫自己的清誉。

- Advertisement -

我们希望希盟接受事实,不应政治化林冠英被提控上庭的事件,避免国内政经进一步动荡不安,在他们掌权期间,前首相纳吉被捕了,希盟大赞当局采取的行动,当纳吉于最近被判定罪时,他们再次大赞大马司法公正,如今他们总不能因为行动党总秘书长林冠英被控3罪,1周后就对大马司法体系失去信心,而且还不断的在批评司法。

他们既然都相信我国司法是绝对公平及公正,何不就将一切交由法庭作出最后的定断,何况林冠英现在只是被提控,案件也还没有开审,他就高喊不公平,他可知道,案件还未开审就不断在说不公平,这已在贬低我国的司法,我们希望林冠英接受他已被提控的事实,紧接下来就是等待审讯日期,在法庭力证自己的清白。

纳吉当时被捕及提控上庭,也是回应指是一个政治动机,他说为国家付出和贡献了42年后,换回这样的代价深感痛心及失望,但他怪最后还是接受事实,他相信人人在法律面前是公平及平等的,因此非常镇定的去面对法庭的审讯。

话说回来,我们也一样劝请林冠英保持冷静,他现在有充足的时间和他的侓师团全力研究,以在法庭开审时逐一反驳控方的论点,如何通过诉讼讨回公道。

我们在这项事件没有偏向任何一方,当这样的事情发生后,我们知道只能通过心里保持冷静及镇定,才能去面对前方更强大的挑战。

“林冠英只是依据法律程序被提控,不是定罪,他可以在法庭力证自己的无辜,如果他确实奉法行事,就无需惧怕,法律自然会还回他一个公道。”

前首相纳吉被逮捕及控上法庭时,他也明白只有法庭才能证明他是清白的,因此他很珍惜法庭审讯的过程,他最近被指控挪用SRC国际公司4200万令吉案3项刑事失信、1项滥权和3项洗钱罪名成立,被判入狱72年及罚款2亿1000万令吉,但纳吉还是相信司法是公正的,他不灰心,决定上诉,坚信自己的清白,因此要继续努力讨回公道。

我们明白林冠英支持者异常的愤怒,他们此时此刻的心情,我们都很理解,大马法律上已经清楚的阐明,政府高管都必须遵守专业行为准则,他们也必须根据大马法律赋予的职权行事,不可有违规行为,否则必须为自己的言行举止付出代价,大马反贪会只是在执行他们的责任而已,而且高度提倡肃贪也是希盟掌权时的口号。

“为确保大马政府依据程序运作,建立一个廉洁有效的政府,我们应该支持反贪会的行动,最后要不要提控一个人,完全是总检察署作出的决定。”

从我们接受出任政府官职的那一天起,我们就被政府拟定的行为专业准则所约束,我们必须依法行事,不可有越权行为,因为从那一天起,我们的言行举止,已经开始被反贪会所监视。

这是每一名政府高官所要面对的事实,大家如果依法站稳工作岗位,则会顺利任期到届满,如果引起了反贪会的质疑,那么他们就有权力展开扣查及逮捕行动。

当法庭还没有针对一个被提控的人作出判断,他是无罪的,因为法律要给他一个证明自己清白及自辩的机会,所以请大家再一次相信大马司法是绝对公平,我们要有信心。

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前身为反贪污局,是马来西亚一个政府机构,负责调查和起诉公共企业和私人企业等的贪污者,以前的反贪污局只是马来西亚首相署属下一个小单位,负责反贪污的活动,还记得当时的贪污案件调查,是由警方特别犯罪科进行,贪污案件的起诉也由警方的法律组处理。

1973年7月1日,国会批准通过1973年国家调查局法案,将反贪污局更名为“国家调查局”,为当局提供更强大的职责及权力,可以调查涉及国家利益的案件,这是该部门首次通过法令建立的,1982年5月13日,“1982年反贪污法案”获得国会批准,该部门名称被改回反贪污局,为了更准确地反映该部门作为专门负责反贪污的机构。

根据2009年反贪污法案, 反贪污委员会于2009年1月1日开始运作,而时任反贪污局总监拿督阿末赛益是该委员会的首任主席,当委员会被赋予更多的权限、财政拨款和人力资源。

- Advertisement -

公平审判是民主法治制度的基石,人人都享有公平公正司法审判的基本人权,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之1说道:人人在法院或法庭之前,悉属平等,任何人受刑事控告或因其权利义务涉讼须予判定时,都有权获得合格、独立及无偏倚法庭的审讯。

在我国政治体系中,《联邦宪法》是至高无上的国家大法,宪法第二章中阐明了我国人民享有基本自由权利,在三权分立的法则下,行政机关掌管国家、立法机关通过法律、司法机关则为民与民之间以及国与民之间排忧解难。

事实无常,世界上的很多事情尚无绝对黑、白对错之分,法律的世界上也是如此,包括裁判者、包括案件事实本身、包括裁判的结果;因此,大家都要对自己国家的司法制度,充满信心。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