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丽君的代表律师拿督V.希旦峇仁(左)。

彭丽君代表律师拿督V.希旦峇仁在庭外向媒体表示,不接受控方在今日基于同一个论据(fact),来提控当事人。

他指出,之前控方提控彭丽君有关低价购屋事件,并已传召约20名证人作证,不过案件仅进行一半审讯,中途被高庭宣判无罪释放。

“当时控方并没就此进行上诉,如今控方再基于同一个论据,提控当事人另一个有关劳工村案件,这是不合情理的做法,因为控方以’分期付款’方式,在不同事件来提控我的当事人。”

他也说,如果控方认为,今日案件与之前事情有关,为何当时在被告无罪释放后,不选择上诉以继续提控被告,如此一来他们才能出示更多证据,以证明她与劳工村案件有关。

“对于这个案件,我不会就此保持沉默,我会做出对抗!”

- Advertisement -

控状与先前彭丽君被控内容雷同

较早前,彭丽君代表律师拿督V.希旦峇兰在庭上指出,基于今日的控状内容,与先前彭丽君被控的内容有所雷同,即是旧的案件,并已曾传召20名证人供证,因此他根据联邦宪法第7(2)条文及刑事诉讼法302条文提出反对。

- Advertisement -

无论如何,他指出,由于今日是提控程序,所以他会先在法庭提出相关论述,并会在接下来的审讯过程时,针对有关控状提出反对。

另一主控官罗斯兰则不认同该律师的论述,并强调今日是全新的控状,与旧案完全不一样。

阿末阿卡然则补充,基于当时的审讯还没完成,是审讯途中以“释放并不代表无罪”撤销控状,因此联邦宪法第7(2)条文并无法成立,而且该条文只能引用在已完成审讯的案件。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