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婉玮

敦马终于还是成立了新党。

在高等法院宣布撤销敦马等6位人士的土团党籍及党职被终止的诉讼案后,知道夺党无望,敦马只好再成立一个,并决意要夺回土团党的基层党员,可以的话,再从巫伊联合的“全民共识”吸走一批人。

虽然新的政党连党章和架构还八字没一撇,土团党那边开始有党员出走,当中包括最高理事会的成员。可是,人们对于政治派系斗争已经习惯了,也感到了厌倦,既然看穿了敦马的目的,也就不以为然了。

新党的规模和影响力会超越几个主流的马来政党吗?

- Advertisement -

从学者客观的分析,敦马既说明新党将秉持土团党的创党价值,以打击腐败为主,那么和土团党就没有本质上的差异,选民就很难理解为何要在来届的大选从土团党转票给新党。除非是马哈迪的真正支持者,才会愿意跟着节拍走,否则的话,马来乡民的选项始终围绕着巫统、伊斯兰党及诚信党,基本固定不变,而城市的马来选民依然倾向支持公正党。

话虽如此,但参考上一届大选,土团党也是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攻破了巫统的票仓,主要原因也在于敦马的个人影响力,由此观之,敦马的新党虽未成气候,却还有很多的政治契机正在形成,也将有机会塑造新党与土团党的区别。

当以为敦马在马来社会的影响力减弱时,也不要忘记他有不可多得的整合派系的本事。在上届大选的希盟数月内整合好各党战略利益,与敦马发挥这项功能有关。

但是,新党面临马来政党林立,不一定能前进到主流政党的中心位置,这也是事实。敦马还需费尽唇舌说服在野的各政党联合对抗国盟政府,就算他重申不会再与任何政党联盟,那也是基于当前局势还未明朗化,各个阵营还处在互相试探实力的状态。

- Advertisement -

希盟也是在观望中,没有“把话说死”。笔者依然不赞成希盟与敦马再次走向合作,不过,只要一到选举时刻,在野党都为打败执政党为共同目标而联成同一阵线,因此,如果新的政党一切顺利,我们能预知下一届大选重现希盟与敦马合作的模式。

放眼望去,希盟有诚信党担当穆斯林的“吸票器”,公正党负责城市马来选民的选票,而剩下的乡村区块也是希盟最稀缺的资源。

土团党既已归向巫统,正好敦马又创立了一个,希盟又有可期待的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