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志毅

几年前,当我开始了解政治时,我被告知我当时未曾听过的地方政府选举。我国在数十年前已停止实行地方政府选举。这引起了我对它的兴趣,并开始尝试了解城镇架构的情况。

说实在的,当有者提出恢复地方政府选举的想法时,我真的对此很感兴趣。

但是,当房地部长祖莱达于上周告知现今政府尚未准备好落实地方政府选举时,这对那些希望和倡导地方政府选举的人而言是件坏消息。当时,就连执政阵营的一些国会议员也反对此事。

早在本届国会会议开始时,就有人针对地方政府选举事宜询问有关部长在这方面所作出的努力,当时却引起她不满,因她觉得她在这方面所付出的努力受到质疑。

- Advertisement -

其实,她曾在内阁会议中提及此事,但却遭到时任首相敦马反对,同时众内阁部长也不给予她支持。当时,行动党、公正党和诚信党议员也是内阁成员之一。

在这情况下,这意味着行动党和公正党在过去声称他们为恢复地方政府选举而斗争只是嘴巴说说而已,一切只是空谈。

当行动党、公正党和诚信党掌有中央政府权力时,他们没有支持这动议;巫统也显然对恢复地方政府选举毫无兴趣。那么,这看来地方政府选举是不会在近期内落实。

一些“聪明”的政治人物就以地方政府选举将制造和煽动种族情绪为由而作出反对。这是很荒谬的说法,因为地方政府从未与宗教和种族扯上关系。这只是关乎城市规划、行政、基设和社区福祉。我个人并没看到恢复地方政府选举可与宗教和种族仇恨有关连,除非政治人物从中作梗。

世界上最好的城市几乎都是由民选的市长和议员管理。地方政府选举将在竞争者之间营造竞争意识,这足以促使他们更认真地做事。实际上,地方政府选举还可让公众更加了解市议员、州议员和国会议员之间的区别。

其实,在现阶段许多地方上的政策都是由中央政府决定,我个人认为这对当地人不公平。我们怎能用同一套规划模式来管理拥有不同情况的城市。要让住在远离一个城镇的人理解住在其他城镇的人真正的需求是很难的事。

在大马,公众经常将地方政府的问题向国会议员和州议员提出,因为当中有很多人不了解市议员的角色和他们的职责。因此,这也是为什么在大部分的情况下,市议员这位子被视为培训下届大选候选人的平台,而不是真正履行他们的职务,让有关城镇变得更好。

在目前无望恢复地方政府选举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看到我国许多政治人物并没有政治意愿要做对的事,他们都是专注于确保他们在政治上立足和生存。这是件可悲的事。

- Advertisement -

最好的例子便是,现今正进行中的国会,国会议员们为了各自政途,在决定议长人选时几乎是所有的国会议员,即近100%出席该时段的国会,当时只有一人缺席。但,这样的出席率并不会在国会谈论人民所面对的问题时出现。更糟的是,上周进行的国会就有一时段仅有24名国会议员出席,而国会议员总人数则有222个国会议员,最终因开会人数不足而会议被迫暂停。这意味着来自各政党的政治人物皆对人民所面对的问题不感兴趣。

那,在竞选期间政治人物高喊要保护人民、关爱人民和为民服务又是怎么一回事?可见,当时的誓言都只是花言巧语。政治人物只对他们的政权和职位更感兴趣。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摆脱政治精英,我们需要让那些与一般老百姓过着一样生活的普通人被选入那神圣的殿堂。这就是为何我们需要超越政党,选出有能力代表人民的人做事,而不是选政党。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