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张瀚中

点击观看视频

时评员胡逸山博士认为,沙巴州选不论是哪方胜出都阻止不了“青蛙”政客的出现,基于联邦集权的制度,州宪法将阻止不了跳槽情况再出现,除非修改联邦宪法的条款则另当别论。

他说,问题是不论国阵、国盟或希盟,看起来都不热衷于修改相关宪法,毕竟这是一把双面刃,对各方都存在攸关权势的影响。

来自沙巴州的胡博士现为沙巴马中联谊会会长,也曾任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政治秘书的他与前日落洞区国会议员黄泉安接受《光华日报》邀请,在“光华报动的直播项目”-“沙巴州选看过来”,发表谈话。

- Advertisement -

胡博士说,沙巴州选是一场势均力敌之战,两个阵线各有矛盾所在,目前看不出孰优孰劣,一切还在演变之中。

他说,两个阵营当前肯定寸土必争,沙巴看守首长拿督斯里沙菲益可以大打悲情牌,也可以表示只是在任两年,还有许多改革未能完成。

“但弱点是民兴党在沙巴的最大伙伴是公正党,当民兴党主席沙菲益被前首相敦马属意成为首相接班人时,曾经引起安华的主流人马抗拒,因此这场州选是否得到安华的大力相助备受关注。”

“巫统方面也存在内部问题,当沙巴前首长丹斯里慕沙阿曼声称夺权在望时并未获得巫统沙巴州联委会主席拿督斯里邦莫达的祝福,彼此的尔虞我诈加上全国主席阿末扎希的动向一样值得玩味。”

胡博士表示,倘若由老牌首长慕沙领军或许较有看头,若是由邦莫达带头情势将不一样,而沙州土团公开要出战45席,是否能在73席中有妥善的安排将影响整个战情。

沙巴选情与西马不太一样,种族与宗教课题并不适合运用在这片土地上,在沙巴,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一些不同肤色或宗教信仰的亲戚,因此并不管用。

他认为,沙砂二州同期竞选的情况不会出现,因为砂拉越有不同的政治景观,任期尚可拖至明年7月,而沙巴州选倘若是巫统及国盟兵团强势夺权可能让慕尤丁打铁趁热,加速全国闪选的到来,反之若沙菲宜强势当选,全国大选将因此而延后至更适当的时机。

左起:黄泉安、胡逸山。

今年不可能闪选

前日落洞区国会议员黄泉安说,虽然沙巴州选的成败可能影响全国大选是否加速到来,但是最近海底隧道案件的高调调查与提控,明显的用意是准备削弱行动党的支持度,而案件审理需要一些时间,因此可以断定的是今年并不可能会出现全国闪选。

他说,沙巴州选应该是各有胜算的激战,两个都是兵强马壮的阵营,大家都各有存在的强弱状况。

他表示,当前慕沙亚曼一方虽入禀法庭控诉解散议会无效,相信将会无功而返,毕竟州元首有这方面的特权,不论如何,一切将在8月17日后有更明确的答案。

- Advertisement -

他指出,沙巴原有60个州席,在采用新选区划分的制度后将增至73席,选前最大难题在于相关阵营的席位分配。

他续称,在沙巴,卡达山、杜顺及姆禄族群占约33席,但是非穆斯林的选区约23席左右,而45岁以下的选民各有不同思想与看法,因此两个阵营必须制定战略争取,偏远地区一般缺乏物资,在这场选战中,两个阵营也肯定将在物资传递方面斗法以争取支持。

对于“青蛙”政客影响政权的问题,他与胡逸山持同样的看法,就是联邦宪法若未修改,尽管州宪法修改将难于约束这类现象的继续出现。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