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冰

沙巴前任首长慕沙阿曼策划的变天计划失败后,他与另32名州议员集体入禀法庭,要求司法检讨沙巴州元首敦朱哈解散州议会举办州选举的决定。与此同时,沙巴州1名律师及2名女企业家也同步入禀法庭,申请司法审查,以停止沙巴州选举。

据了解,沙巴州元首敦朱哈拒绝承认慕沙阿曼提呈的州议员法定声明,是因为州议员签署的法定声明有重复之嫌。有的议员除了签署支持慕沙阿曼,也同时签名支持沙菲益,为避免陷入僵持,最直接了当的方法就是解散州议会。即使今天州元首让慕沙阿曼宣誓成为首席部长,难保日后又有政治青蛙乱跳,造成州政府政权垮台。

回顾2018年全国大选后,沙巴州议会一度陷入僵持,慕沙阿曼漏夜到元首府宣誓就任,结果有多位巫统议员过档,改由沙菲益宣誓成为首席部长。事后慕沙阿曼将沙菲益的首长合法性带上法庭挑战,最后法庭宣判沙菲益的首长职位合法。同一僵局再度出现,若州元首接纳慕沙阿曼组织政府,以沙巴的政治文化,很难确保政权会稳固。

宣布解散州议会举行州选,固然未必能够一举解决沙巴州的政权问题。若选举结果让悬峙议会再度出现,双方都无法以绝大多数赢得政权,是否又再造就“得青蛙者得天下”?对沙菲益来说,选举或许是唯一可行的应急之策。在动荡情况下,慕沙阿曼可能会得到中央更多资源支持,到时沙菲益会变得难以招架。解散州议会除了让沙菲益赢得掌声和尊重,也打乱了国盟的算盘。

- Advertisement -

沙巴这场未成功的政变,让根深蒂固的政治青蛙文化又浮现在众人眼前。政治人物对党忠诚度低,议员对于跳槽又不以为然,使到沙菲益政府一直在危险区域。民兴党、行动党、公正党、沙民统原本掌握43个州议席,以2/3绝对多数优势执政。然而却因为沙巴独树一格的政治跳槽文化,让沙菲益政府,甚至整个沙巴政治的稳定随时都会崩盘。

你怎么也算不到慕沙阿曼有办法一次过拉拢十多位议员支持,这表示即使你以绝大多数赢得政权执政都好,只要议员当中还是有青蛙,就会增添变数。过去如此,现在亦然,未来恐怕会继续上演。

回归沙巴的政治主轴,州选举可以避免中途换政府,却难保能够杜绝政治青蛙文化。比较叫人难于接受的是,一些政治青蛙竟然还可以在沙巴政坛上生存多年,甚至还可以左右大局。政治上没有不可能,沙巴政治更可以用没有不可能来形容。沙巴前后已出现多次政权易手,即使这次慕沙阿曼成功回锅也不稀奇。

- Advertisement -

而今,最值得关注的是,无论是沙巴民兴党或是沙巴土团党,有不少人原本就来自巫统,这些人随着风向改变而跳槽,也不足为奇。沙巴州独特的政治文化就是金钱政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码,只要价钱谈得拢,他们随时都会过档。可惜,投票选出人民代议士的选民却无权阻止议员跳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政府换人做。

根据记录,沙巴政坛曾经历过9年换一次政府的魔咒,分别是在1967年由沙统执政、1976年人民党取代沙统、1985年人民党政府被沙巴团结党推翻,1994年团结党下野,取而代之的是国阵州成员党首长轮流制时代,2003年首长轮流制被废除,由沙巴巫统慕沙阿曼出任首长至2018年。

沙巴政治青蛙的魔咒会在今次选举后中止或是继续上演?只能说,魔咒不会停止,还会持续,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