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楷霖

自新冠肺炎施虐马来西亚后,中央便开始指明每个民众必须填写自己所有行程记录,否则将面临惩罚。因此,槟州政府更是在Mysejahtera 软件发布前,已提早广泛用于槟城人生活中,简易而直接的用法让槟城人减少了不少麻烦。直至2020年8月5日,槟州首长曹观友表示为了方便中央政府防疫努力,便决定弃用PG Care。无疑,从个人习惯而言,这突然而来的宣布,让人感觉惋惜,毕竟与MySejahtera 比较之下,PG Care 的使用模式还是比较简易、亲切。

尽管如些,我觉得“弃用”的决定是明智的,这种果断包含了体谅与预防的双重考量。虽然中央政府并没有阻止民众使用任何其它可以记载行程记录的系统或软件,可我们无法否认中央政府有太多模糊不清且U turn 的决定,让我们不能不预防一些突然而来且让人慌张的条例。试想想,若有天政府强制性指出除了商家们需要使用Mysejahtera 软件之余,民众也被强制性指示必须用Mysejahtera 记录所有行程记录时,人民肯定又会陷入慌乱当中。显然,这种提早宣布弃用,有助于让槟城百姓更早学习适用中央政府设计的Mysejahtera 软件,同时,这种“弃用”的决定也算是一种优质的政治考量。

由于马来西亚政治局势并没有想象中稳定,执政党与反对党之间的关系说不上亲密,更是存在着一种政治危机。这种危机可以说是一种手段,为对付或刁难对方而实施的手段。因此,与中央政府不同政治风格及立场的州政府自然会在行政或努力上无法获得中央百分百支持。毕竟政治是从来不会同情对手,更不会支持对手的一切行为。所以,州政府如今宣布弃用的决定可以预防对手又突如其来的刁难,甚至可以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 Advertisement -

PG Care 是一件很好的小程序,显然在推出Mysejahtera 之前,PG Care已经事先在槟城开始实行,简单、快速的操作让很多人很快地就学会,比起Mysejahtera 软件,MySejahera 给予的信息过于繁多,且有些地方更不是很明显,如“行程历史记录”在扫描的一页左上方,可这个位置不是很明显,在我身边总有人问起哪里可找回行程记录,因为他们忽略了一些小圈子或字眼而错过了那个部分。显然,Mysejahtera 是比较复杂的。但这种复杂是可理解的,毕竟人民可以通过Mysejahtera 了解疫情最新消息,人民无需一直守在电视机或上网等待消息,一个简单的软件就可以把有关疫情最新消息展示出来。

- Advertisement -

无可否认,槟城政府在防疫方面方便了许多人,或许很多当下并不理解州政府本身创建了PG Care的用意,可人民需要理解,PG Care 的存在并不是劳民伤财,反而当时在Mysejahtera推出前是一个重要的存在,对我而言,它方便了我们记录行程,当然,作为中央后盾,哪怕政治立场不一,州政府有必要考量与中央的关系,且配合中央决定。我认为,州政府这一次做得对了!如今统一了模式,即不用担心会产生貌似“与中央对干”的错觉,同时也可方便卫生部日后调差与工作。

如今马来西亚除了疫情问题,还有政治问题,我们无法担保中央会否刻意刁难和为难槟州政府,你需要明白,一个已100天毫无新冠肺炎确诊的州属却在管制令下累积超过10万的罚款款项,我想任何人都不会觉得正常。当然,作为一名理智的选民,这些想法纯属一种猜测,而不是指责。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