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方志伟

中华儒家的核心思想,强调礼义廉耻的美德,整个理念应该加以弘扬,成为社会的规范,尤其在政治风气败坏的今天,人们更应该以美德来约束个人行为,并发挥在人际关系上,带来祥和稳定,减少社会戾气。

大家都可以看见,12年前的308大选之后,马来西亚社会和谐风气在政客煽动下逐渐变质,我们看到社会乱象丛生,示威俨然成为一种新文化,滋事者行为野蛮,不间断的冲突扰乱民心,更严重的是发生肢体暴力,教人心惊胆战。

10多年来示威不曾间断,政党或非政府组织不时在槟州政府行政楼光大示威,导致附近商店被逼关门暂停营业,生意受损,游客担心本身的安全,这也影响了槟州的国际形象,野蛮的示威成为坏榜样,让年轻人误以为可以通过不正确的手段,争取他们的利益和目标。同时,低俗和粗野的谩骂字眼,把槟城变得乌烟瘴气。

希盟执政槟州之后,似乎失去了政府与民间的协调和协商精神。槟州希盟政府的强硬手段和错误政策,有时不但根本谈不上“以民为本”,还简直是“欺压人民”,这又导致民间的示威活动越来越多。

- Advertisement -

例如,山竹园人民组屋居民被锁屋,拉队到光大行政中心底楼高举横幅示威;由槟州发展机构管理的武吉哥冬组屋居民,因不满管理费被调高,也到光大示威。

州政府究竟有没有正视这个问题,抑或依然我行我素,一意孤行,根本看不到老百姓面临的问题?

我常常自问,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基本尊重,在308大选之后消失殆尽?在来届大选,我有一个心愿,就是期待我国人民,无论什么政治背景,都应该回到当初的和谐。

另一方面,朝野政党的立场不同,政见有异,那是肯定的,但相信双方都有一致目标,最终都是为了让人民有更美好的生活。

政治最忌恶斗,大搞族群撕裂,这将把社会拉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我时常处理民众的投诉,都尽量避开课题被政治化。但遗憾的是,很多人或政党每一次都企图把问题转化为政治筹码,故意把纯粹的民生问题政治化,企图把它变成政治对决的课题。

比如,民政党最近十分关注的槟州蚊症问题,却被火箭抹黑为文告论政。

民政党看到了槟州严重的蚊症数据,因此到槟州各区了解情况,槟州希盟政府不但没有推出解决方案,还谴责民政党,拒绝看到民政党提出的数据。

火箭不要听民政党的意见就罢了,可是他们可以不关心人民的担忧吗?身为政府,他们应该接受反对党的看法和建议,并改善民间的蚊症恶况,而非一直政治化课题来掩盖自己的无能。

- Advertisement -

政治人物应该多鼓吹人与人之间的尊重,可是火箭却挑拨矛盾,制造仇恨,鼓吹谩骂歪风,实在非常要不得。

我十分怀念以前马来西亚各民族不论宗教、文化、信仰,和谐共处的美好时光。即使政见不同,也能和平论政;民间遇到任何问题,政府也能马上出手协调。

因此,我希盟马来西亚能够尽快回归人与人之间互相尊重的传统礼仪价值观,重现一个安宁的社会。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