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苏德洲

当华社触及华教课题,华人的身份认同就会不断遭质疑,这事关许多马来极端分子均会借用华教课题煽动,并捞起政治资本,以取得一些马来人的支持,因而华人身份认同一再被挑起。

今年国家独立将迎来63周年,然而过去许多极端马来政治人物仍不断有意无意的挑起华人的身份认同,然而上梁不正,下梁歪,许多执政党老大,并不会加以理会,华人只能任由极端分子羞辱于身份认同一事。

平心而论,许多极端分子标签马来西亚华人的祖国,是中国,即便华人持有“名正言顺”的马来西亚身份证。

我们必须清楚一个事实,当国家种族分裂,各族并不会得到任何好处,国家的经济、建设和发展将受到影响,换句话说,国家独立至今,种种的建设发展,是靠着各族的团结精神建筑而成。

- Advertisement -

大胆假设,倘若国家种族分裂,由单一种族重新推动和致力发展,国家的经济、建设和发展,可以说将重新来过,国家是好是坏,可想而知。

行动党主席陈国伟近日指,关于华人身份认同,我国华裔在国家独立前并没有强烈的本土观念,但随着社会和教育的涵化,文化的互渗,新一代的华裔在国民意识之强,已是不容置疑的。

我们不否认,华人先贤飘洋过海“下南洋”,并落地生根在南洋一带,这也包括马来亚。但根据历史记载,中国政府在1955年取消双重国籍,当时的海外华侨就得二选一,选择自己的国籍或入籍当地国家,而选择入籍他国,就会丧失中国国籍。

当年最后选择在马来西亚扎根的华裔先贤,都曾面对融入马来亚联邦的身份交替上的适应期和尴尬期,尤其是适应新的身份认同,内心或许是复杂的,心系中国,情牵中国,决定与中国脱离关系是难受的。

根据历史,当时多方的配合和引导下,华裔先贤才心有所依归,从原先下南洋后,希望可以落叶归根,到后来的落地归根。

当时这些华裔先贤选择新的身份认同后,与巫印走向建国之路,在大家互相配合和同心协力,国家才能一步一脚印的闯过不同关卡,和换来今天的马来西亚。

- Advertisement -

上一代先贤对祖国中国情有独钟,这不难理解,但先贤在马来亚落地生根后,也渐渐在不同的国家意识和文化上得到认同。

来到这新生代华人,生于斯,长于斯,新生代华人都出生在这片土地,手持着马来西亚身份证,大马才是我们正在的国家,并没有像上一代的心系中国。

土生土长的大马华人,只有一个家,这就是马来西亚。这有什么还质疑的呢?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