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振文举着手写的文字向曹观友首长公开道歉。

威南夜市小贩无法开业生活陷入困境,福建面小贩马振文(44岁)直接向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发送WhatsApp语音讯息申诉处境,甚至扬言要到光大示威。

他自我调侃称,小贩们不会怕因示威而坐牢,因为在监狱中有得住有得吃,比在外求生还轻松。他在发音讯给首长后,还在社交媒体发布其语音讯息。不过,事后他对自己的“冲动行为”感到后悔,公开向首长道歉。

无论如何,在他公开的9分种语音讯息中,曹观友有回应说:“OK,马先生,我已经听完你的信息,谢谢你。”

据了解,首长随后也询问武吉淡汶区州议员吴俊益有关夜市集的情况,并指示吴俊益处理及回应有关夜市重开事宜。首长也让吴俊益传达,叫马振文不必担心,重要是协助小贩们解决问题。

马振文:家里老小都要吃饭,不开摊不行了。

率真向首长传达困境

- Advertisement -

马振文在向首长申诉的语音讯息中说,他们发现威南的夜市有一些小贩在做生意,但原本的小贩却不得其门而入。

“大发园夜市集迁移新地点开摊,但前两次的收入状况不好。用流动式摆卖,还被威省市政厅取缔。”

他形容小贩摆摊比卖“白粉”(毒品)还难。

“我们当夜市小贩,日子过得很苦,苦到不能顶,收入可说是‘今天买得起面包,明天不知道要吃什么?’,而这个月还得缴付门牌税。”

“早在2017、18年,前任首长林冠英豁免缴付门牌税;如今你(指曹观友)做了首长,却没有给予优惠或免费。”

“如今正值新冠肺炎疫情,你(州政府)给小贩一人500令吉,我们很感谢,但是500令吉要花6个月,真的够力!这几个月可说是没得穿衣穿裤,连内裤也没得穿,只好躲在家里不敢出外。”

他能理解在这时刻做政府的也很难,但他们更加吃力。中央政府变天后,国盟给予很多东西,譬如电费优惠、援助金……市政厅是属于州政府的,现在小贩们都在大骂,指这次大选要在家里睡觉,因为感觉心很冷(寒)。”

“再这样下去,我们就要去示威了!”

马振文接受记者访问时指出,他摆摊的时间是周三在柔府、周四华都、周五祝清坤及周六百合。虽然他是单身,但要顾母亲及妹妹(已离婚)的三个孩子,因此还是需生活费。

在未开放夜市时,他已经偷偷开业了,因为家里老小都要吃饭,一天能赚20令吉也好。

吴俊益:夜市重开事件,各方都在尽力及设法安排。我们给小贩开业,也要让居民安心。

吴俊益:各方设法安排

武吉淡汶区州议员吴俊益说,夜市重开事件,各方都在尽力及设法安排,让小贩可以开业,也要让居民安心。

夜市管理在重开夜市集事件上,处在被责骂的处境;不让夜市重开被小贩骂,重开后没生意小贩也骂,规划在商区开业却被商家骂(其实夜市集是被鼓励在商区摆摊的),在住宅区重开就被居民骂。

他解释,威省只有20%夜市重开,威南区重开的夜市包括,武吉淡汶区2个、爪夷区3合1、双溪峇甲区1个。至于华都村居民则反对夜市重开,是否要迁入商店区摆摊,华都村乡管事会需收集民意才能决定。

“重开的地点,乡管会都要负担一次至少500令吉的开销。我们都尽力及设法寻找适合地点,以让停业已久的小贩可以开业。”

其选区圈定的新地点是威南洗肾中心商区;有小贩指营业额很差,这是因为首两周下雨,第三周就有逾千人逛市。大发园乡管会会重整,将后部摆摊的小贩移前,成一直线至前RTC建筑物,全都向着联邦大道。威南洗肾中心后部的商区就做为停车场。

“祝清坤迁入新址后,各方都很满意,不过还是有面对一名商家反对,指影响他们的生意。”

- Advertisement -

他也鼓励夜市小贩申请餐车(Food Truck)执照,一年只需30令吉,业者可在指定地点经营,不会被市政厅执法或取缔。不过夜市执照和餐车执照都要个别申请,以方便市政厅管理,并证明业者符合卫生局条件下经营。

以下为威南及邻近夜市集情况:
周一,大发园原址不能开(因出入口太多)。
周二,峇冬丁宜未重开。
周三,柔府村未重开。
周四,华都村因为居民反对,未重开。
周五,祝清坤移新地点刚开,有一名商家投诉影响生意。
周六,新地点威南洗肾中心(优先给大发园夜市),由于首两次遇到雨天,部分断定地点不适合;百合花园未重开。
周日,高渊新地点努力园。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