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020年 12月 02日
主页 言论 异言堂

纳吉被定罪后的余波荡漾

- Advertisement -

文:黄泉安

前首相纳吉涉嫌挪用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前子公司SRC国际公司4200万令吉的案件在高庭审结,纳吉面对的3项刑事失信罪、1滥权罪和3项洗钱罪,7项控状全部罪名成立,被承审法官莫哈末纳兹兰判处入狱12年及罚款2亿1000万令吉,若无法缴付罚款,则以5年监禁替代。

先别太过高兴,纳吉不会在你面前马上锒铛入狱,因为法律程序允许他暂缓执行刑罚,同时有权一路上诉到底。毕竟,我国翻案的例子太多了,例如当年巴生港口自由区(PKFZ)涉贪案件,长审之后无人定罪;律师马哈林甘涉及收买法官并以“看来像我、听来像我、却不是我”驰名的疑案,至今未能收科,谁能对司法置于信赖?

目前,纳吉已做完入禀上诉的步骤,预料,上诉庭审讯阶段的败方(无论控方或辩方)都会入禀联邦法院上诉,直到耗尽法律途径为止。届时,上诉庭三司联审、联邦法院七司联审,只要司法保持独立,每个法官都是血肉之躯,对同一案件可能也会出现不同的阐释,结局不能太早敲定。

其实,纳吉被定罪之前,出现两单前奏曲,足以考验国民对我国司法制度的信心。

- Advertisement -

5月14日,纳吉继子里扎被控挪用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1MDB)资金12亿5000万令吉洗黑钱,获得地庭假释(获释但不表示无罪),同时100万令吉保释金退还予两名担保人。之前,里扎已向总检察署提交数份陈情书,法官阿兹曼是在控方和被告达致协议后,判如上述。

6月9日,沙巴前首席部长慕沙阿曼面对46项控状(30项伐木特许经营权贪污控状和16项洗黑钱控状),高庭宣判无罪释放。案件涉及的款项高达3亿8273万令吉,一笔勾销。

7月28日,纳吉被定罪,或许暂时能令国民释怀,稍微洗涤坊间对里扎与慕沙两案结局对司法制度引发的疑虑。

接着要看的高调涉贪案,就是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涉嫌健康思维基金会(Yayasan Akalbudi)的失信、贪污及洗钱案。扎希总共面对47项控状,其中12项失信、8项贪污,及27项洗黑钱,涉及款项高达数千万令吉。

此外,纳吉夫人罗丝玛涉贪、纳吉家属涉及逃税、巫统总秘书阿末马斯兰涉及洗黑钱、前国阵秘书长东姑安南涉及贪污等案件,也正在排队候审,显示我国肃贪缉贪的工作量,非同凡响。

从另一视角来看,以上这几桩涉贪案件,都是希盟政府上台后所执行的司法行动。无独有偶,被司法对付者都是希盟与马哈迪的政敌,王寇强弱之下,弱势者难免会诉诸政治逼害的口头禅,博取民心也为自己壮胆。

在马来西亚,政治人物与贪污案件屡屡挂钩,诚属万般不幸的败相,也完全吻合十九世纪末英国历史学家阿克顿勋爵(Lord Acton)的名言:“权力往往令人贪腐;绝对的权力则绝对会令人贪腐”。这是他对人类弱点的观察,觉得人会随他手中的权力增强而造成的道德感减弱。

以上涉及VIP的高调案件,若非涉及纳吉家族,即与巫统政客有关,莫非我国涉案者都是清一色种族?因此,马来社会也出现心理不平衡,反问反贪会高调召唤槟州行政议员及商业界人士助查的海底隧道疑案,是否也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就事论事,反贪会这次再度挥师入槟翻海底隧道旧案,诚然缺乏透明度,没对查案角度做任何交代,造成人心惶惶,草木皆兵,政治味道浓重。

但话要说回头,今年3月后政权风水轮流转,当朝的国盟政府是巫统、伊斯兰党为骨干,两党若想要挟持土团党一起剿灭希盟势力,机会几乎垂手可得,随时都能对希盟过往陋习与漏隙,开展秋后算账的行动。你如果没授人以柄,何来今日遭受清算?

正如所料,慕尤丁新政府成立后12天(3月13日),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即向首相提出7项要求,包括重启希盟时代喊停的审讯,比如重新调查槟城海底隧道舞弊案,以及涉及行动党至高领袖的指控。

直到目前,查案行动可能已随案件核心人物林冠英录供3天共21小时而告一断落;曾被延扣的助查者,也只限林冠英掌政槟州时代的首长前助理周锦炎一人,并以10万令吉保释金释放,今后不知有何下文?司法是否也随政权易手而出现多重水准?

此外,几天来政治变化很快,纳吉被判罪成,沙巴巫统对首长沙菲益逼宫,随即沙巴州议会解散;同一天,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宣布巫统不加入国盟,但继续参与国盟政权。

这是否意味纳吉被定罪后,也将掀起政界洗牌?

这些政坛极速变幻可说是环环相扣,但有比较厄突的一点:纳吉定罪是否能被解读为慕尤丁得以清除来自纳吉亲属的政治障碍?慕尤丁对纳吉案件袖手旁观,似乎也在等待扎希面对司法制裁,此种隔岸观火的姿态,会否震怒巫统领袖?

- Advertisement -

我们看到,慕尤丁为了安抚巫统,火速接见国阵议员,申述对纳吉定罪的立场。事有巧合,纳吉定罪隔天(29日)早上,慕尤丁派遣党总秘书韩沙再努丁及政治秘书纳丁晋见州元首敦朱哈,慕沙随即声称拥有足够州议员的支持,以成立新的联盟执政沙巴。显然,沙巴变天必有慕尤丁幕后策划,借以赢回巫统的信心。

问题是,沙巴州选举势将看到国盟与希盟++正面交锋,但国盟的内部矛盾,是否也一触即发了?因为,沙菲益宣布沙巴州议会解散当天,扎希马上宣布巫统不加入国盟,应被解读为直接拒绝慕尤丁利用国盟平台来发号施令,杜绝巫统马来主导权的用心。巫统反弹,实力羸弱的土团党必须小心接招。

此时此刻,希盟若为凑足人头回朝当政而继续姑息青蛙文化,一边又为首相人选喋喋不休,跳脱希盟共识之余,又有何妙计追击正在矛盾并发的国盟、国阵、国民意识这等三头马车?

找工作, 就找这里!
  • Human Resource Manager
  • Other
  • Johor Bahru
  • MYR 10000.00/Month
  • IT Operation Support Executive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Petaling Jaya
  • MYR 3500.00/Month
  • Social Media Content Planner
  • Creative
  • Sungai Buloh
  • MYR 0.00/Day
  • Sales & Customer Services
  • Sales
  • Kuala Lumpur
  • MYR 2500.00/Month
  • Sales + Customer Services
  • Office
  • Kuala Lumpur
  • MYR 2000.00/Month
  • PHP Develop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3500.00/Month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