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冰

东马沙巴一群州议员酝酿跳槽,险些导致沙巴民兴党为首的政府垮台。江湖再度发起制定反跳槽法令的需要,不可允许这一小撮人去破坏大多数人的权益。

沙巴州首席部长沙菲益阿达早前透露,有议员向他反映,民选议员变成了可以待价而沽的手工艺品,这是多么叫人震惊的谈话。这说明利益当前,人可以变得没有道德可言。当然,这不表示全部跳槽的议员都是为钱为权,只是如果你的过档会导致民选政府倒台,自然会引起民怨。

现今议员当中,有人反对设立反跳槽法令,表面上是认为这法令会限制国会和国会议员的自主性和判断。说穿了是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在情势所逼,有必要时,可以通过拉拢议员过档来巩固政权。国会迄今虽然尚未有反跳槽法令,以我国现有的宪政体制,其实已具备处理议员跳槽造成议会不稳定的机制,只是失去了其监督功能和操作灵活性。

我国出现的议员跳槽不仅是政治和个人利益问题,其中也跟文化和族群问题有关系。一些议员在跳槽后提出的论点,是他们觉得若中央政府跟本身代表的政党是来自不同阵线,选区发展和族群利益会受损,因而选择靠拢。他们认为唯有来自同一个阵线的领袖或政党,才能保护自己的族群和选区发展。

- Advertisement -

当然,很多人不能苟同这种说法。有选民认为,他们当初是基于议员所代表的政党而投选他,若他作出离队决定,应该卸下议员身份,让选民再作新选择。也有选民觉得,只要是可以为自身的选区带来好的发展,维护族群利益,他们支持议员跳槽,以寻求更好的明天和保障。

政治问题不是法令就能解决,每个议员跳槽的目的和背后原因都因人而异。有者是基于“良知”而离开,有者可能涉及金钱或官位诱惑而跳槽。过去2年多来,很多议员从左到右、从后到前,我们反对任何一位议员在没有经过竞选情况下,通过威逼利诱,背后进行交易而导致政权垮台换政府。

- Advertisement -

何谓“良知”?很难去评估。当今我们需要正视和寻求解决的是如何竭止议员继续被收买,如何处理跳槽的正当性才是最重要的问题。在国会暂时无法修定反跳槽法令之前,是否可以制定什么条规来确保不能再有买卖议员的问题,这才是当前需要处理的。希盟当初通过接收一批议员过档,间接巩固了他们的政权。过后,也因有议员集体出走,失去了政权。

政治人物有自己的判断,就像选民会选择不同的支持对象,自由选择在政治和国会体制上是被容许的。只是我们看到的是一批议员跳槽,导致政府失去多数支持而倒台。如果是越换越好的政府,人民固然会支持,只是议员过档之后是不是真的明天会更好,这需要一段相当长的时间来观察,政府也需要空间和时间通过良政应验才能知道。好坏不是当官的说了算,而是选民怎么看。

无可否认,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身价,问题在于你怎么定位你自己。机会就在身边,那就看你是否又错过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