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菲益(左)再与慕沙亚曼交手。

评述:张瀚中

沙巴州闪选,将是全国闪选到来之前的一场大测试!

尽管全国闪选之声在国盟入主布城之后就一直不绝于耳,特别是前往重夺政权的巫统已开始在摩拳擦掌,但是首相慕尤丁却老神在在,未露闪选的蛛丝马迹。

在全国闪选依然空雷不雨的阶段,大家始料不及的是迎来了沙巴州闪电大选,随着州政府颁布宪报正式解散州议会,意味着沙巴州将在未来60天内迎来闪电州选。

有“风下之乡”称誉的沙巴其实并非首次发生类似的政变事件,早在1986年及1994年已先后两次因为政局的不稳而进行闪选,巧的是原执政党反而在重选后赢得更多的席位,这一回沙菲益是否仍会笑到最后备受关注。

- Advertisement -

两年前的509大选后,沙菲益的民兴党与巫统前首席部长慕沙亚曼互争首长宝座,最后因巫统议员的倒戈相向,使沙菲益崛起掌控沙巴州政权,而沙巴巫统更在失去中央政权后分崩离析,一夜之间几乎解体。

在国盟从希盟手中夺下中央政权之后就有了沙巴变天的传闻,尽管沙菲益及盟友坚信这一切是子虚乌有的传言,但是慕沙亚曼在召集靠拢的议员会面后,加上第33位支持者的出现,已意味着获得33比32的微差多数席反超沙菲益。

沙巴是全马最特殊的州属,在独特的州宪法下,掌权者可委任6名官委州议员,沙菲益之前委任了5位,包括行动党的骆意荣,怪的是这一回包括骆在内,竟有两名官委议员跳槽,虽然沙菲益尚可委任另一名议员形成33比33的悬峙议会,但是今后将是极不稳定的政府。

沙菲益率先晋见州元首,也通过解散州议会一决雌雄,这意味着全国闪选到来之前的一场大测试开始了。

沙巴议会解散启动闪选,对于一干“政治青蛙”是始料不及,特别是官委的议员,未有政党的扶持,难免有前途茫茫的感觉。

团结党在上个世纪已因内讧而分裂成几个政党,卡达山人的政治力量经已分散,当前势力最庞大的当推巫统与沙菲益领导的民兴党,这场闪选不仅仅考验沙巴巫统与沙菲益的气势,一些小党的存活也对整个政局产生影响。

从整个大局来看,这场闪选也将对未来的全国闪选产生影响,倘若沙巴巫统重新夺回政权,意味着希盟++的政治力量已走下坡,在打铁趁热之下,将加速全国闪选的到来,以化解当前阴晴不定的政治局势。

如果沙菲益强势胜出,对于矛盾重重的国盟将有不同解读,也将可能压下当前国盟气势,在很大程度上将使全国闪选动作缓慢下来。

- Advertisement -

巫伊结合在东马没有太大市场,伊斯兰党及土团在东马也没有立足点,因此这场选举考验的是沙巴巫统与民兴党势力,还有靠拢盟友的输赢将对眼下的沙巴政局产生牵一发而动全身影响。

沙菲益通过州元首解散州议会还政于民,无可否认是一场后发先制的政治博弈,也将国盟与希盟之间的政治擂台搬到沙巴。

换句话说,这将是一场星光熠熠的州选,国盟与希盟大将料将倾巢而出,助盟友夺下政权,也增添手中的筹码与气势。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