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郑文辉

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和马来西亚外交部长希山慕丁星期天在长堤的中间点会晤,就两国通关安排进行了建设性的讨论。这是两国有史以来的创举安排。

这是因为冠病疫情期间,新马两国部长无法过境到彼岸,只能保持安全距离的同时进行“长堤之会”。两国外长只好在新柔长堤的中间会晤;两人一见面以“碰拳”代替握手,这张“长堤中央一碰拳”的图片还在希山慕丁的脸书上可见,真是两国友谊的佳话。

新马两岸是一家亲,两岸的人民都各有亲人在对岸,这是百年以来的历史事实。因此,长堤原是全球最繁忙的陆路关卡通道之一,如今,因为这开埠以来的疫情变成了异常的冷清,这次长堤在疫情下却肩负了另一个历史角色,成了两国部长会晤商讨国事的地方。

马国外长希山慕丁在会晤维文医生后表示,这是历史性的会面,敲定了两项两地通关安排的关键事项;即绿色互惠通道,允许两国之间必要的商务和公务跨境旅行。而另一项周期性通勤安排,则允许持长期证件的新加坡和马国居民,在彼岸工作至少三个月后,可申请短期返乡,过后再回返工作所在国。

- Advertisement -

——两岸政府作出了明智的决策,给两岸人民带来了福音。

过去两岸人民来往频繁,这条长堤是非常繁忙。然而,新加坡外长表示,如今还没有准备恢复每天通关安排。“当我们对两国都能很好控制疫情更有信心时,才能开始讨论如何允许每日通关。”

肯定地说,两岸的人民都希望疫情能早日过去,两岸人民能恢复昔日的往来。

现在,让我们来看一下这条长堤的历史和故事。

这条沟通两岸人民的长堤是缘于公元1918年,第一世界大战告一结束之时,马来半岛的主干铁路线已全部修成,可由柔佛新山直接通到当时暹罗首都曼谷,而新加坡和新山之间,还在靠“摆渡”来连接,这时新加坡才想到使岛上铁路和半岛的铁路联运的办法,于是,产生了建设长堤的大计划。

新柔长堤的铺设,是两道铁路轨和一条约十公尺宽的马路供车辆来往。横跨新山与新加坡,连接了半岛和新加坡岛,这工程在现在看来不是一件什么大工事。但是,在当年却要经过千锤百炼;工程始于1919年开动,到1923年9月17日才完成。最先让货车先通行,接着10月1日客车才开始通行。自此长堤一直通行无阻,地理上的天然形势却阻挡不了新马两岸“一家亲”的往来!

- Advertisement -

这个当时浩大工程的长堤的落成典礼是延至1924年6月28日才举行。这才算真正沟通了两岸人民。

现在,新加坡与柔佛建造地铁计划已达成共识。并订于7月30日签订协定。这地铁的两个终站是建立在新加坡兀兰北部和新山的武吉查卡。协定签署后,相关工程可在明年1月开始,工程分两阶段,预订于2026年底启用,到那时候,两岸人民的往来就更方便、舒畅了!

让我们期待吧!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