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栋强

大马本土疫情确诊病例,突然出现大反弹迹象,是谁的错?政府不应该把责任推给人民。

政府怒火了,找人民“泄气”,发出1000令吉罚单如发出中奖彩票似的,连日来,全国各地都有人接获“昂贵罚单”,造成人心惶惶。

政府大队连日来加强执法行动,警方、卫生局及地方政府先后出击,马不停蹄突袭商业区、饮食中心及商业广场等,向违反防疫标准作业程序(SOP)的业者及人民,采取对付行动。

这项行动可要了人民的命,一被盯上就要赔上1000令吉,这不是小数目,对一些人士来说,1000令吉可应付他们1个月的生活了。

- Advertisement -

国家疫情一度好转,政府不断宣布放宽权限,连国会议员在国会开会都没有做好防疫措施,人民有样学样,自然也跟着放松防疫,结果在确诊病例突然出现反弹迹象后,政府第一时间就下重手对付人民,而且理由坚强,手段强硬,这对人民来说,是有点不公平的。

人民为何会突然放松防疫,政府在这一方面不能作风霸道,更不能当一把手“剑指”人民,实际上,政府在处理防疫作业标准程序方面,并没有公布更明确及完整的标准作业程序细则,现在反而展开大型检举行动,不守指示的民众也一律中招。

坦白的说,国防部及卫生部到今天还是无法取得协调、2个单位有不同标准的防疫措施,无法统一,让人民成了夹心饼,不知要去听谁的,大家对此实在感到无奈。

国防部高级政务部长伊斯迈沙比里及卫生局总监诺希山,几乎每天都通过直播方式汇报疫情最新消息,沙比里负责协调疫情管制措施,诺希山每天汇报疫情病例消息,2人表面上是各司其职,但在推行一些防疫措施方面,2人有时候会作出不同的宣布,让业者无所适从,人民感到混淆。

我们认为,卫生部及国防部必须互相协调,统一在全国执行的标准措施,方便业者及人民遵守。举个例子,餐厅业者根据国防部长谈话,允许顾客在保持社交安全距离下用餐,但顾客却依然遭到警方开出罚单对付,这些顾客感到莫名其妙,他们明明是获得业者的允许下用餐,但却被警方指违反了卫生部社交距离的指示。

大部分民众每到一家餐馆及茶餐室喝茶或用餐,其实都有按照指示,填写真实名字、电话,也扫描卫生部 MYSEJATERA手机应用程序后,才进入餐厅用餐,但他们还是被上门检查的警方人员对付,过后还需要前往警局领取罚单,这到底是什么问题呢?

除了mysejahtera,通过扫描PGCare的民众,也需要在簿子上填写名字、联络号码和体温,不然就被视为违法,如果是这样,政府推出PGCare 及MySejahtera 应用程序有何用处?执法人员在这一方面,可说完全没有一个取缔违法者的标准。

除此,也有消息指执法人员是根据餐桌采取行动,如果是圆桌,仅限3个人,长四方桌限2个人及正四方桌限2个人,我们不知道这是不是也属于防疫程序的其中一个标准,因为当局发出来的指示不断出现U转,搞到人民一头雾水。

大马冠状病毒病案例回升,任何人在不遵守标准作业程序下被罚款1000令吉,人民对此没有任何异议,但他们在同一个时候,也对于自己是否有遵守标准作业程序感到混淆。

除了国防部及卫生部之外,警方也被指对没戴口罩或将口罩拉到下巴的汽车司机及乘客开出1000令吉的罚单。

也有人通过社媒,引述警方开始援引新法令对付没有戴口罩的司机,消息还指一个人独自驾车没戴口罩不属违法,但如果是2个人以上,就必须戴上口罩,否则又将被罚款1000令吉。

由于执法单位持有各自的标准措施,这是造成谣言满天飞的主要原因,在这样的情况下,叫人民该如何去追求真相。

最近,一些网友也在社媒苦诉,如果没有事最好不要出门,若坚持要外出,钱包里就要准备至少4000令吉,一旦被执法人员逮住,这边接获违反防疫SOP罚单,那边又中另一个1000令吉罚款,算来算去可要4000令吉,因此每一位要出门的朋友们,都要提高防备,网友发出这样的呼吁,其实是在讥讽政府太过强硬的行动。

对被指违反防疫SOP的人民罚款1000令吉,的确是“过分”了一些,1000令吉不是所有人民都可以承担得起。我们促请政府通融,考虑以教育管道取代1000令吉罚款,如果太过严格,反而会引起人民的不满,认为政府的举措是要恐吓他们。

其实,检查人民是否违反防疫措施,不能单靠执法,它必须包括防范和教育的三管齐下,因为执法只会带来短期效果,反之,防范和教育属于长期效益。

我们不排除,政府的这样行动,或会让一些执法员趁机而入收取“额外费用”,导致贪污事件发生,执法当局如果恣意妄为,把法律操控在自己手中,只会让人民对政府失去信心。

人民也在问,一群国会议员违反议长指示,在国会没有作足防疫措施,却不见政府去对付他们,政府若要向人民发出训戒,实际上也应该对这些议员发出1000令吉的罚款,为何只拿老百姓开刀?

民众也投诉对政府偏私及双重执法标准感到不满,每天向民众发出号令的国防部长沙比里,自己在聚餐时也是违反了社交距离,而且有图片为证,政府又要如何去处理?

- Advertisement -

除此,我们也看到槟州内50多座巴刹小贩为了“自保”,免受执法人员对付拖累,每天都被迫自付30-60令吉不等费用,聘请志愿警卫员协助维持档格的防疫秩序。

根据这些商贩表示,他们虽然已付聘请费,但前来执行任务的,反只是警卫员的一些兄弟,不是真实的警卫员,由于这些巴刹都是归于地方政府管理,因此一切的防疫工作,包括聘用人力的费用,应由地方政府负责。

我们促请槟州政府认真看待及关注巴刹商贩发出的心声,这毕竟是地方政府的责任,聘请警卫员的费用不应该是由小贩自付,而是应由地方政府支付,或有他们继续委派执法人员驻守巴刹。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