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名证人供证说在支付了660万令吉给阿末扎希的健康思维基金会后,没有获得任何回报。

前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失信案控方的第79名证人指出,他发出数张总额660万令吉捐款的支票给扎希名下的健康思维基金会(Yayasan Akalbudi),以获取“工程”。

证人是MTM Network私人有限公司董事黄宏兴(译音),他指出,这笔捐款也作为本身与阿末扎希之间的“见面礼”。

阿末扎希被控涉嫌在健康思维基金会失信、贪污及洗钱案迈入第26天审讯,现年56岁的黄宏兴于在高庭宣读证人供词时这么说。

黄氏指出,他要求一名名为嘉马的友人介绍霹雳州峇眼拿督闻人“拿督鲁兹”给他认识,以便这名闻人能引荐他给被告。

“拿督鲁兹在2016年1月告诉我,他可把我介绍给被告,但我必须捐一些款项给健康思维基金会,以获得工程。”

- Advertisement -

黄宏兴说,他和拿督鲁兹在一周后前往被告的住家,他告诉鲁兹有关他只能捐300万令吉。

“在抵达被告住家后,我发现有许多人正等待会见被告。我已与拿督鲁兹进入被告住家,当拿督鲁兹把我介绍给被告之后就直接离开,留下我与被告。

“当与被告共处时,他因我捐款予健康思维基金会而向我致谢。我也告诉被告,我将捐300万令吉予该基金会,被告也告诉我,有其余事务可联络拿督鲁兹。”

黄宏兴说,在离开阿末扎希住家后,拿督鲁兹告诉他,若向健康思维基金会捐出更高款项,就可获得更大的项目。

“我只告诉拿督鲁兹,我最多能捐600万令吉,在2016年2月左右,拿督鲁兹针对我将捐出的600万令吉联络我。

“我与拿督鲁兹谈判,我将在一年内分阶段把600万令吉汇入该基金会,因为公司尚未有充足的资金,当时拿督鲁兹同意我的建议。”

主控官哈里斯副检察司在引导供证时,问黄宏兴从何处获钱捐给健康思维基金会?黄宏兴说,他是向朋友们借来凑得这笔钱。

哈里斯:“你一共向健康思维基金会支付多少钱?”

黄氏:“根据我的记录,多达660万令吉。”

哈里斯:“截至今日,你是否获得任何回报?”

黄氏:“没有。”

当黄宏兴接受律师拿督阿末再迪盘问时,他同意该笔捐款并非贪污,而是做善事。

- Advertisement -

这名证人也同意阿末再迪的说法,即阿末扎希没承诺就该笔捐款作出任何承诺,有关获得项目的说法是出自拿督鲁兹的口。

阿末扎希面对47项控状,其中12项失信、8项贪污,及27项洗黑钱,涉及健康思维基金会上千万令吉。

承审此案的高庭法官是柯林劳伦斯。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