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张健欣
摄影:受访者提供

世界有太多把声音,淹没了想法,混淆了方向。当世界进入静音模式,思绪反而变得更清晰。有一种没有声波的语言,名为“手语”。白居易《琵琶行》曾提过,此时无声胜有声,以无胜有,含蓄之致,亦是一种美丽。

因手语成了语言学博士生

曹凯文,40岁,国际手语翻译员
履历:2004年:曾为当时的台北市市长马英九,将中文演讲译为国际手语。 2017年至今:为联合国国际会议做手语翻译。 2018年:获委派到日本,为【国际手语日纪念活动】做手语翻译。 2019年11月:加盟大马国营电视台,成为新闻手语翻译员。

由于疫情关系,曹凯文目前滞留吉隆坡,为国营电视台服务。3月16日,我国首相宣布行动管制令,凯文敬业完成手语翻译。

条条大路通罗马!在大学修读的科系,未必是你最终的靠岸。马来亚大学物理系毕业的曹凯文,因为一次的手语兴趣班,无心插柳柳成荫,从此闯入了“以手代声”的职业轨道。

电视右下角的方框,只见曹凯文全神贯注,用手语同步诠释,发言者的一字一句。身为手语翻译员,他为无声与有声搭起了沟通桥梁,让聋哑人士也能与时并进,及时获取最新资讯。

- Advertisement -

出生自八打灵再也,曹凯文自嘲从小语言天赋不高。任谁也想不到,今时今日的他已今非昔比,不仅是香港中文大学语言学博士生,还是国际赫赫有名的手语翻译员。

他惭愧道:“小学一年级,马来语老师教【sebelum】与【selepas】,我学了一个月还未能分辨。”

升大学后,曹凯文毫不思索选修了物理系,和语言划上楚河汉界。大学本科第一年,课业尚算轻松,有天看见手语兴趣班的海报,想说参加无妨。

“我个性比较内向,不善于言辞,学手语不用说话,刚好适合我。”

曹凯文受邀到蒙古乌兰巴托,与当地手语语言学研究工作坊学员交流。

20年前,曹凯文对聋哑世界的认知,仍是一片空白,他甚至没接触过任何聋哑人士。没想到学了3个月,心中无意埋下了一颗兴趣的种子,他又转向YMCA进修3年课程。

手语,在不同国家、地区、城市,有不同的演变。后来的曹凯文,掌握了4种手语:大马手语(BIM)、中国手语(CSL)、香港手语(HKSL)、国际手势(IS),常受邀到国外做手语翻译。为了深一层了解手语,他还进修语言系硕士与博士,藉由语言学理论来探讨手语,如今更掌握了8种语言(华语、英语、马来语、粤语、福建话、西班牙语、希伯来语、藏语)。

表情辅佐手语

屏幕上的曹凯文,沉稳淡定,而表情生动。问他,脸部表情,在手语翻译上,是否占了重要的一环?曹凯文表示,手语的诠释,分为5类:手型手势、手的位置、手掌方向、手的动作和脸部表情。

“脸部表情,能够辅佐手语。同样的手势,不同的表情,就像相同的话,不同的语调,表达的讯息会产生不一样效果。”

2018年曹凯文远赴日本,为【国际手语日纪念活动】做手语翻译。

在直播半小时前,曹凯文会进入录音室,把手机关上,避免被信息影响心情。若在翻译途中,有听不清楚的情况,他会微微侧身,换成自己的身份,比出“听不清楚”的手势,向聋哑人士表示抱歉。

有人感谢曹凯文,为聋哑与世界接轨。他却淡淡笑说,相比起他的微渺服务,是聋哑人丰富了他的人生。曹凯文表示,他也曾在翻译的过程,禁不住掉下感动的泪。

“曾经有位聋哑青年,托我向母亲传达心中的想法,结果这么一转述,他把20几年的委屈倾倒而出,母子俩破冰重拥,让在旁的我忍不住落泪。”

曹凯文透露,电视台不过是他十分之一的工作范围。聋哑家庭的需求,从结婚、生子、葬礼、警局、法庭,才是手语翻译员真正的使命。一个没有声音的世界,因为手语而变得有声有色,少了声波的弧度,却开拓了视野的维度。

呵护聋哑妹妹 走入无声世界

陈丽美,58岁,国营电视台手语翻译员
履历:1995年:成为国营电视台手语翻译员

出生自柔佛的陈丽美,已在国营电视台服务长达25年。行管令期间的疫情汇报,让被边缘化的手语翻译,重新获得社会的关注。

家里有聋哑成员,注定像一座孤岛。要走入这座岛,手语是唯一通道。

行动管制令期间,疫情汇报比港剧还紧凑,比韩剧更能牵动情绪。紧盯电视屏幕的同时,右下方的手语翻译员,也成为高曝光率对象。在“朝夕相对”之下,举手投足敬业的陈丽美,意外成了镁光灯的焦距。

陈丽美是资深手语翻译员,18岁开始学习手语,至今已有40年之久。那个年代,电视台还未有手语翻译,她见证了从无到有的时代更迭。

1986年,Good Morning Malaysia成为首档有手语翻译的电视节目,但翻译员直接入屏,没有额外加框。直到1995年,有官员提议为手语翻译加框,电视屏幕右下方,才开始有了聋哑人士的专属角落。

陈丽美说:“当时大家都极力反对,说放了一个框架上去,整个屏幕美感受影响。庆幸最后还是执意放了,不过是个鸡蛋般大小的椭圆框,也因为范围太小了,手语比着常会出界。”

于是,聋哑人士作出了无声的反对,后来框框才放大了,也转为当今的方形。

陈丽美(后排左1)晒出全家福,从小非常疼爱聋哑妹妹(后排右1)

脑累手不累

家中排行最小的妹妹,出世即听不见声音。为了走入妹妹的世界,陈丽美陪着她上手语课,说是陪太子读书,3个月后自己竟也学会了手语。

父亲是华校校长,母亲是割胶工,全家只有她懂得手语,因此也是聋哑妹妹最亲近的家庭成员。

陈丽美曾赴美国深造2次,1983年前赴世界唯一聋哑高等学府- 高立德大学(当时仍是高立德学院),学习如何教导聋哑人士。第二次是机缘巧合,有次在为西蒂哈斯玛演讲做手语翻译后,获首相夫人赞赏。1988年,她成功获得政府赞助的奖学金,前往美国田纳西大学,再次进修聋哑课程。

陈丽美曾获政府奖学金赞助,前往美国田纳西大学修读聋哑课程。

加入国营电视台25年,陈丽美表示正好是儿子出生的年份,所以这年份不会记错。她笑说:“不知不觉手部活动了几十年,所以关节炎与我扯不上关系!”

- Advertisement -

问她,比手势这么费力,手会感到累吗? 她回复:是脑累,手不会累!

除了是手语翻译员,陈丽美也在聋哑学校执教长达17年,之后更投入另一个身份 – 聋哑人士导游。她曾携团前往浮罗交怡、勿洞、马六甲,甚至出国前往台湾、大陆、泰国,同时身兼手语翻译员与导游。

陈丽美很会说话,这么滔滔不绝的一个人,为呵护心中所爱,走入了没有分贝的世界。鸟叫声、说话声、汽车喇叭声…她用手语把那些婉转悠扬的、铿锵有力的、清新柔美的,带进了聋哑人士的世界。从此,他们的生活,不再只有寂静。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