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吴荣顺

没有素质的人会说没有素质的话。

没有礼貌的政客更加是这样。代表人物是巫统华玲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阿都阿兹。他居然形容峇都加湾国会议员卡斯杜丽肤色黑而说出了太黑了,这样的傻话。

这样的无厘头笑话有人会笑吗? 请举手。

只有草包才会在国会说冷笑话。虽然阿都阿兹撤回“太黑了,看不到”的言论,同时向议会道歉,然而个人形象的受损是必然的。

- Advertisement -

品格对于议员如此重要。

没有政治道德,何来政治品格,这是让国人最担心的。拿着国家的薪水,在国会放臭屁,实在可恶。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目前的国会国盟的势力是垂垂可危的。政径云俱黑,没有努力干出政绩,如何保政权,赢取民心民意?

目前的政治系统本身就是是一个“黑箱”作业。

由那么一小撮政治领袖掌握政局,并且打着对于国家政局大有裨益的名堂,搞出“黑箱”结盟,从中将政权做出来的把握在手中。

让国人担心的是更加多倒退的政策会在黑箱作业中推出。

当大多数民众都认这样的一种黑箱结成的政府统治是不正当的,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并认为这样的政府是建立在强盗逻辑和黑帮政治上的,并与篡权、政变、暗杀、妄顾民意、等等负面印象的基础上形成的,这样的政府严格来说就不具有合法性的。

在这种数人头比人多两个的情况下,在极为少数赢面的压制下让稍微少数的阵营被迫服从这样的政府的任何一个失误都有可能导致该政府的垮台和整个政变政府的全面倒台的危机。

喜来登只是让得益的政变有喜,对于广大民众来说这样的政变只是让民主精神黑一阵。

能够改变目前政治不稳定的黑暗面的唯一选择不是廉价的道歉,而是昂贵的选举大洗牌。只是在没有付出这个昂贵代价前,还是需要确保黑暗而丑陋的跳蛙问题得到彻底解决,以法律约束和中断跳蛙游戏,方能够恢复国家选举制度的健康面。

- Advertisement -

只有改善选举议员制定和通过是符合国家宪法的条例,杜绝黑暗的跳蛙勾当,谈国会改革,国家改革,谈反弹新条例,等等议题才会有意义。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肤色太黑,没有罪。制度发黑有。个别议员素质低劣已经足够让人心碎,连整个体制都出现暗黑面,更是叫人沉痛无限。希望我们的政治领袖能够加油,刷白黑暗,迎接光明的未来。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