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右为“三峡大坝之父”郑守仁工作情况。

“三峡大坝之父”中国工程院院士、三峡工程设计者郑守仁24日传出在武汉病逝消息。郑守仁留下的大坝究竟能否成功抗洪,更令人关注。

中国长江流域近来暴雨成灾,据中国官方统计,6月主汛期以来,截至22日已有4552万人受灾;洪灾影响持续。

根据报导,郑守仁的水利工程专长为中国官方倚重,先后曾负责乌江渡、葛洲坝导流、截流设计、隔河岩(该水电站主体包含大坝、发电厂房和升船机)现场全过程设计。1994年12月,三峡大坝始建,郑守仁出任三峡工程设计一职,对施工贡献良多。

郑守仁长驻施工现场,及时解决许多设计相关问题。他曾表示,“作为一名水利人,能参与三峡工程是最大的幸福。只要三峡工程需要我一天,我就在这里坚守一天”。然而24日郑守仁不敌病魔于武汉逝世,享寿80岁;具体为何种病症,报导中并未说明。

三峡大坝能否抗洪 目前仍是未知数

- Advertisement -

今年华中水患频仍,长江前2波洪水已造成湖北、湖南、安徽等地严重水灾。长江“第3号洪水”预计将在本月27日来袭,预计洪峰流量将超过每秒6万立方公尺,究竟三峡大坝是否能抗洪,目前仍为未知数。

- Advertisement -
究竟三峡大坝是否能抗洪,目前仍为未知数。

针对三峡大坝在这次洪灾中的抗洪能力,中国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副总工程师陈桂亚19日曾指出,虽三峡工程为长江防汛体系内的骨干,但大坝并没有办法“包打天下”;三峡大坝防洪库容有221.5亿立方公尺,但长江上游每年汛期平均会有3000亿立方公尺的水流量。

陈桂亚坦言,大坝必须要选择时机开闸泄洪,目前正值7月、8月份,必须要腾出足够的容量“来应对上游可能发生的更大洪水”。

对此,已故中国知名水利工程专家黄万里在遗嘱中忧虑指出,治理长江并非以大坝防洪,而是要以建设堤防为主,“特别是长江汉口段”,认为此举恐怕加重武汉水灾灾情。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