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州议会最迟需在2021年6月解散,东马为巩固本土意识、加强捍卫砂州权益形象,砂州首长阿邦佐哈里向联邦争取,让东马在国会拥有三分一议席的诉求,似有眉目。砂州山都望国会议员旺朱乃迪甚至说,一切或于9月便有结果。

目前,不算联邦直辖区纳闽,砂州与沙巴分别拥有31和25个国会议席。但1963年,马来西亚初立时,西马共占国会三分之二即104席,另外三分之一则由砂州、沙巴和新加坡掌握,分别为24席、16席和15席。

新加坡于1965年退出马来西亚后,由新掌握的15个国席却尽归西马,没有分配给砂、砂两州。东马长期认为遭西马不公平对待,不满情绪与日俱增,已故前砂州首长阿德南就深深感受到这股本土情绪,州选大打区域政治,将民间不满转化为竞选主轴,塑造捍卫砂州权益形象。

这让“阿德南热”于2016年州选时,在砂州沸腾起来,一人救全党,取得大胜。现下,阿德南已然过去,但区域政治热度没有随之降温,反而日益帜烈。所以阿邦佐哈里振臂一呼后,沙巴首长沙菲益也不得不跟进,支持更多议席诉求。

西马现下控制了166个国会议席,超过总数三分二。一旦东马诉求达成,东马就须增加18个国会议席,才能达到三分一即74个席位。到时的大马政治,又会是怎样一幅光景?西马人还能一如既往地独善其身,对东马的社会问题、政治变化,漠不关心?

- Advertisement -

来届全国大选或落在最快今年11月,或明年3月前的传闻,是喧嚣尘上。砂州为州选铺路造势,已率先发动攻势。伊斯兰党、巫统和土著团结党,面对议席高度重叠,谁将作出最多牺牲,即将展开艰苦谈判。

国阵这老招牌会在谈判后,呈现怎样的议席分配面貌,更叫人关注。东马在过去3届全国大选,已用议席关键数,证明本身对西马政党的重要性,是逐鹿中央的重要伙伴,是造王者。

- Advertisement -

这一切才促成前首相敦马哈迪日前提议,拥护沙菲益作希望联盟候任首相人选,要借东风之力扭转全局。但“沙安慕配”已遭希盟推翻,重新支持安华任相,反对势力看去仍无法重新凝聚,朝一致方向。

西马政治过去几年不断重组,政治势力会否被本身版块的再移动,还有东马诉求削弱,叫人关注。但肯定的是,旧有局面必将被打破。

朝野政党已随时准备,在选举开打厮杀。来届全国大选后的合纵连横,大马政治势力版图将改写。未来,会是东风压过西风吗?我们拭目以待。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