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钒

国盟执政吉打州才短短2个月,就发生亚罗士打地方政府强行拆毁神龛及勒令将充作膜拜场所的店屋清空事件,州务大臣莫哈末沙努西被质疑其强硬手法时还烙下狠话“不爽可搬去槟城住”,这种官爷高高在上的态度看了令国人非常担忧。

事情的开始,从执法人员凌晨拆除近百年印度神龛、执法人员拆除2个住宅区的拿督公神龛,接着勒令充做膜拜场所的店屋清空恢复原状,如同大规模强行拆除非穆斯林宗教膜拜场所,也就是非穆斯林被政府打压的情况,造成人心惶惶。

马来西亚宪法保障国人的宗教自由,政府应理解不同信仰的需求,透过协商的方式,和平解决问题。不管联邦还是州政府,都理应保护所有人民的权益,铁腕政府压制人民,只会造成社会撕裂,最终某一方会被教育成认为“压制其他民族”是合情合理的,是民主的退步。

国阵在朝61年,“华人到底要什么”、“滚回中国”这些极端话语不时听闻,希望联盟2018年执政布城后,国人期盼民主互相尊重开花慢慢结果,希盟议员的民主素养确实没在执政的22个月爆出这些极端语言。

- Advertisement -

不料,吉打州政权才易手2个月,新官上任三把火的伊斯兰党吉打州务大臣莫哈末沙努西竟然叫人滚回槟城。话说,米都地方政府凌晨拆除印度神龛后,槟州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认为大臣应该与有关单位讨论,而不是拆庙,他以槟州政府为例,希望联盟执政槟州12年,不曾拆除任何一间宗教场所。因为这点挑战,大臣叫嚣“制造不和谐气氛者,搬去槟城”吧!

李钒觉得槟城州政府应该对此事感到骄傲,大臣可是在赞扬槟城人可自由拥抱自己的宗教,拉玛沙米应该要善用大臣这番话,为槟城猛加宣传。

大臣的态度有如帝王年代,仿佛整个吉打还是在个人王朝,让吉打神庙代表赶紧办场对话会,向大臣提呈5项诉求的备忘录。他们的5项诉求并不过份,槟州政府在许多年前就已经执行那些措施来协助非伊斯兰宗教场所发展。

2008年开始,槟州政府成立以槟州首长为首的槟州五大宗教事务理事会、保留土地予伊斯兰教以外的宗教建造膜拜场所、2016年来一共透过非伊斯兰膜拜场所基金拨款594万给149个非伊斯兰膜拜场发展。

- Advertisement -

2017年,在时任首长林冠英批准下,大山脚斗母宫拿到新庙地批准证书,还以宗教地价格27万令吉买下商业市价350万令吉的毗河地段来盖庙,这片宗教地交易一时成为佳话。

李钒不想特别赞扬槟州政府,毕竟这是每个州属都应该做的事情,推广宗教信仰自由,政府应该照顾所有宗教和照顾所有人民,这看来很简单但对吉打州却那么难。

发生拆庙风波和“滚去槟城”狂言后,已经入阁的马华没对此事表态,依然保存着与伊斯兰党没有任何大选宣言但互相拥抱官职的暧昧关系。俗话说得对,没有爱情基础的婚姻只有利益和肉体需求,没有政治宣言共识的政党结盟,就只有官职。#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