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冰

大马国会议员的素质一直是受到争议的课题,尤其是每次有议员在国会闹出风波,一大群人就会站出来批判。可是,这名议员在大选时依旧受落,继续中选赴国会。一名议员的品德修养,经常可以从他们在国会殿堂里发表的言论“听”出来,国会内出现争吵、不当言行、相互叫嚣场面是常有的事,却也折射出国家精英的素质问题。比较幸运和叫我们安慰的是,我国至少还没有到台湾的水平,出现推挤,泼水,拔除麦克风,翻桌摔椅,占据主席台,场面纷乱,甚至有人流血送医,瘫痪议程。

现在国会都有直播,如果大家有时间,不妨有空看看大家通过选票投选出来的代表在国会的表现。你必然会发现,一些议员确实素质有问题,但是你很难理解为什么经过这些年,即使他们的修养、言语和举动有很大的问题,依旧可以在各自的选区内取得胜利,而且,还连胜数届,到今天还是以“尊贵”的身份出席国会。

我们可以理解,在战略上确实需要一些人搅局以扰乱军心。在神圣的国会殿堂便是战场,战场上杀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偶尔出现一些灰谐画面是可以被理解,若是小丑太多,行为粗俗的代表只为打乱对方谈话而不断起立,那就值得大家商榷。诚如前任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所言,“旧人”言行举止为老不尊,玷污国会殿堂。

整顿国会下议院、提升议员素质最大挑战,就是这群一些爱在国会以出位言论争风头的“老人家”。我们看到年轻国会议员在辩论时都会做足“功课”,提出有建设性意见,反观这些“为老不尊”的国会议员,让自己蒙羞就算了,还玷污国会殿堂,那才叫人忍无可忍。

- Advertisement -

骆冰突然想起去年9月间,国会与《当今大马》联办的青年模拟辩论。亲自主持会议的时任下议院议长莫哈末阿里夫盛赞这些青年辩手,素质甚至比国会议员更好。他们当中没有相互污蔑(caci maki),虽然有些人使用不恰当语言,但这些还可以加强。他们的表现如真正下议院的辩论素质,甚至更好。

参与这项活动的青年,年龄介于16到25岁,辩论“零工经济下不稳定的无产者”动议(Precariat workers in the gig economy),以寻策如何保障越来越多的自由业者和合约员工。阿里夫事后赞赏这些年轻辩手作风简洁,提供强大理据,且有时幽默风趣。

- Advertisement -

这场模拟辩论中也常出现一般的国会辩论风格,即执政阵营抨击在野党只会挑起技术问题,而没法提出有效方案;而在野党阵营指责,执政阵营的法律改革缺乏大格局。只是跟真正的国会议员,素质可要比他们好上很多。严肃的说一句,有些十年如一日的议员,应该是被摆放在博物院内,而不是放在国会。

我们常说,有怎样的选民就有怎样的国会议员,选民若不提升意识,对人民代议士有多一点的苛刻要求,这些朽木不可雕的过期政客,还是会继续有机会在议会内献丑,自取其辱不汗颜,还对玷污国会殿堂丝毫没有感觉。

前后已有很多次,议员在国会骂人之前都不去照照镜子,皆因他们在殿堂内的言话是受到宪法保护,不可被起诉,结果我们就经常听到有失身份、接近脑残的言论。对于这类议员,骆冰只想说,自己也不是很光亮就不要骂人家太暗看不见!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