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汉伟

7月13日的国会会议是2020年国会会期的笫二次会议。这是继5月18日最高元首莅临国会发表年度御词后休会近两个月后继续会议。

那天吉隆坡下起雨,国会保安亭前排着车龙,国会停车场9时半就停满了车。这种国会车水马龙的盛况只会发生在国会议员宣誓礼、年度财政预算案、宪法修正案等大事件。7月13日亦是国会历史大事,更换正副议长的4个议案列在当日议程。

各媒体皆报导了当日的状况。悬空议长的议案以111票对109票获得通过。这也意味着国盟处在近悬峙议会(near hung parliament)悬崖边缘的危险地带。国盟也没有掌握过半的议席,而只能以少数政府(minority government) 的状况暂时匍匐前进。国会有222席位,过半是112席。

我在7月11日驱车前往国会会议前夕上了<<东方云Talk>>的清谈节目,谈了713国会决战的各种可能状况。

- Advertisement -

我说慕尤丁拖延至7月13日国会下议院才提呈撤换正副议长等4项动议,显示其信心不足。如果他有信心应该在5月18日国会下议院的时候就提呈,而不是选择召开一天国会。这4个议案,在联邦宪法和国会常规都具有争议性。

慕尤丁在议案截止关闭时间的前10分钟才电邮至议长办公室,提呈4项议案,是突击行为。这也是国会61年历史上第一次下议院议会期间,悬空正副议长。以往都是国会任期结束后或议长逝世再有新的人选。

我在713国会辩论坏节时重覆指出国会须根据议会常规休会14日以让国会议员提出正副议长人选,投票表决。主持会议的副议长拉昔不理希盟议员的抗议而直接邀请新议长上议长席及宣誓。

这是英联邦西敏寺议会800年历史里第一次如此粗暴的更换议长的举动。在历史上,只有加勒比海的千里达岛 (Trinidad) 在1990年有如此先例,而该国国会动议中期更换议长的原因是原任议长涉贪。新加坡国会议长迈克·柏默是因涉及婚外情而在2012年自行辞职,并非通过议会革职。

我们对议长职位有高要求及尊重该职位因为议长就是代表国会面貌及精神。希盟在执政期间没有更换国大党党藉的上议院议长,而待他继续其任期至届满。

我亦指出,有关4个针对首相的不信任和信任投票动议,必须在国会内全面辩论和表决。更换议长的票决结果并不等同于信任首相的票决。

713票决后,看来4个针对首相的不信任及信任动议会被压在会议时程表下,而无法见天日。

我的判断是希盟因对王室的尊重,不会对感谢最高元首御词发难。虽然历史上发生过1923年的英国国会,执政的保守党在感谢国王谕词议案的表决时输了,也把政权输掉。那是英国历史上,工党第一次上台执政。

另一次的战场是有关财政法案及11月的财政预算案。每一年的财政预算案有50多次投票的机会,对只掌2票多数票的国盟天天都是一场苦战。

- Advertisement -

支持闪电选举的多是没有官位的巫伊政治人物或上届败战的政党。真正拍板者却是掌实权的内阁部长们。所以看来位子都还没坐稳的部长们不会轻易推动闪选。

选民给予国会议员的任期为5年(60个月),而目前才过了26个月,还不及半。纳税人对闪电大选相当反感,因为必须要花很多钱去进行大选。最高元首亦有特定裁量权而不同意解散国会以进行闪选。

7月28日为纳吉SRC弊案的高庭判决日。这是引人注目的一天,高庭判决将决定纳吉入狱或释放。其他巫统国会议员排期上法庭的各项审讯及判决亦引牵了慕尤丁微弱的政权。所以,政治的发展还有极大变数。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