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3日召开的国会,将是首相慕尤丁放手一搏的国会会议。如果他成功撤换国会下议院议长阿里夫,意味着他获得足够支持,将可堵住希盟和不支持他担任首相的人的口。但是,如果他过不了关,表示这次国会,可能是他最后一次以首相身份出席。

纵观我国国会历史,不曾发生同一届政府任期内发生政权更换,更不曾发生中途换议长的记录。2018年大选,彻底改变了我国的民主模式。这是历史一刻,因为根据西敏寺制度,国会从未有议长被撤换,这次国会跟慕尤丁能不能保住地位息息相关。

希盟的民主是属于宏观而开放的,从首相人选到部长的配额,希盟主张的自由民主,跟国阵的少数服从多数背道而驰,是多数尊重少数,还可以开放到把最高最大的位置,让给最少国会议员的政党出任。最多议员的政党就只满足于出任部长,不会去争副首相,更甭说高级部长。大党做出的让步和牺牲,怕是国阵办不到,就只有希盟大党领袖才有这胸襟。

- Advertisement -

在国阵时期,我们看到的首相人选是从执政党内,由拥有最多议席的政党代表出任。换了政府,换了游戏规则,首相可以是由获得最多人支持的小党领袖出任,希盟政府的民主比起国阵更为宽宏。面对这样的对手,慕尤丁惟有出其不意才有机会突围。

国会下议院议长是下议院最高主持官员,可自行判断和决定哪些法案可辩论,决定何时下议院应该开会或休会,“管教”和确保下议院议员遵守议会规则,更可确定下议院议员发言次序。所以,无论是哪一个政党执政,必然会挑选最能信任的人来管理国会,否则怕是会在国会里吃苦头,挨闷棍。难怪,慕尤丁国会议长人选的重视。

- Advertisement -

身为国会议长,阿里夫可以批准提呈对首相的不信任动议。大家都把713国会复会视为慕尤丁的生死战,慕尤丁会想更换议长,说明议长不是他可以相信的人,才会想换人,以保存自己的利益。713的结局如何,将会让大家对国家未来政局发展有更清澈的轮廓。


- Advertisement -